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242|回复: 2

花与根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4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wx_SnOvVUva 于 2021-9-15 17:56 编辑

花与根的故事

    他们是花,她是根。
     30年前,高中毕业的她夹着课本走进了课堂。十名孩子,两个年级,一位教师。前两排坐的是一年级的娃,后两排坐的是二年级的娃。前后两块黑板,娃娃们背靠背地坐。
    当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亲吻校园时,她已打扫完了整个学校。村民说:“老师,你让娃娃们扫吧。”她说:“娃儿们起得太早,睡眠不足,会影响发育,将来怎么上大学。再说娃娃们一来,整洁的校园,学习的心情自然就愉快了。”当太阳爬上树梢,那十个娃就像鸟雀一样飞进校园,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上一年级时,二年级的孩子们则写作业。大家都习惯这样的模式,上课的专心听,写作业的静静写。偶有窃窃私语的,她只要眼睛一鼓,大家立即识趣,不再声张。一年级的娃娃自律稍差,当二年级的上课时,一年级的总有一两个娃转身,咬着笔杆对着她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她既恼又想笑。举起手中的戒尺,比划着几下,立即又安静了下来。就这样,她在那个小小的村校滋养着一朵又一朵的花。


     她就像那个村的根,扎得很深的根。她已恋上了这片黑的,黄的土地。


     在她工作的第十个年头,班里来了一个孩子,叫小炜。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是奶奶送来的。奶奶说,孩子是脑瘫,不仅脑残,还腿残。孩子的妈嫌弃娃,跑了,孩子的爸寻找孩子的妈,不见了。她说:“你是本村的吗?我好像没见着你。”“不是,我们村校见娃这样子,不收。”也许是少运动少阳光的缘故,小炜长得倒是白白胖胖,不过嘴角流着口水,鼻涕已快“过河”,正歪着脑袋对她笑。突然一股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是对孩子悲惨命运的同情?还是对遗弃孩子的父母的愤恨?难道是对照顾孙子的奶奶的崇敬?她不自觉地伸出了手,摸了摸小炜的头,小炜张大嘴笑得更欢了,口水流到衣领上,鼻涕差点就滑进那张大的嘴。
    于是,小炜成了她的一名特殊的学生。

    课堂上,小炜听不懂,只看着她笑,每次笑,嘴都张得很大,口水就顺着嘴角流到衣领。每次笑,她都会去摸摸他的脑袋,拍拍他的肩,这样,他就能安静地坐一节课。下课了,别的孩子都出去玩耍了,她走到他的身边,拿着笔,教他写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字——“一”。
    “yi ”她边教边读,小炜也读。虽把yi念成了ji.可她还是不厌其烦地教。小炜写的”一”歪歪扭扭,就像一条小蚯蚓爬在本子上。
    “小炜,yi的这一横要直。就像我们人,要行得正,坐得端。”她好像觉得对他讲这些道理很多余,不过她还是对他讲了。可小炜的手,就是不听使唤,一条一条的小蚯蚓就这样爬满了田字格的本子。
二年级时,小炜会认会写“一”到“十”了,看到这样的进步。她笑着为小炜戴上了红领巾。每天放学,小炜都会在教室里等她,等她收拾完再一起走,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牵着他肉乎乎的小手,师徒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嗅着野花的芬芳。手中的花儿虽然不够娇艳,或许他永远只是个花骨朵,或许他会在很久以后的某一时期开放。是的,他会开放的,只是比别人晚了些。晚熟的人有福气。她一直想着。
     走到岔路口,奶奶来接他了。他和她说着分别的话:“老机(师),再见!”他不能准确地发音。“他会盛开的,只是开得比别人晚了些。”看着祖孙俩的背影,她喃喃地重复着。
     渐渐地,小炜个长高了,人更壮了,走路更快了。早已不再流涎水,更不会淌鼻涕了。一天,他瘸着腿兴匆匆地跑去她旁边说:“老机(师)——爱。”他指着书上的一个字说。然后再翻到另一页指着两个字说:“老——机(师),我——爱——老——机(师)”同学们笑了,她却哭了。这个晚熟的娃,一定有盛开的那一天。


     她一直在那村校,一过又是十年.


     由于资源整合,她被合并到了中心校。
     她工作近三十多年,成了学校里的老人。她教学认真,教学方法独特,新分的老师一个一个成了她的徒弟。小刘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刘不是师范专业毕业,在业务上比其他老师生疏了许多,显得有些自卑。她说:“我也是半路出家,18岁高中毕业就作了代课老师,我只是比那些正规军晚熟了些,经验告诉我,只要肯学,一切都不是问题。”她就像妈妈一样呵护着徒弟们的自信。他们听她的课,学习她管理班级的方法。她与他们交流教育教学的经验。她说,最大的经验,莫过于爱心与责任心。在她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新的角色。
     她就像那根,根系已很发达的根,他们就是她根系未尾的一朵朵花,她吸着土里的养分,输送给了那一朵朵小的大的花。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她的徒弟们一个个调离了学校,有的进了城,有的考了公务员。在他们的脚下,铺洒着金色的地毯,前方是艳丽的花丛。


      她,仍在那个山村,捧着那本书,哄着山里的娃,青丝变白发。

   “老师,你怎么不想着离开这个山村。”
   “因为,我的根已扎得很深很深了!”



1.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綦江论坛fans】
发表于 2021-9-14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朴素的乡村女教师,心有大爱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5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乡村教师!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9-28 19: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