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一宿-渝南文韵-綦江论坛 - 唯一获得重庆网信办许可的綦江在线论坛社区电子公告牌 - Powered by Discuz!

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179|回复: 5

惊魂一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2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一潭清水 于 2021-9-12 21:23 编辑

惊魂一宿
原创 作家悦读          人文綦江  昨天  作者:王帮会

微信图片_20210912113208.jpg
    我极少向别人说起我的那次境遇。
    20年前的一天,我妹妹从外地回来,要我去重庆朝天门车站接她,时间是凌晨5点。
    朝天门,对我来说很陌生,因为我从没去过,只听说过。那时交通不便,这意味着我得头一天就得去住一宿。
    头一天下午四点,我赶上了去朝天门的绿皮火车。火车上人不多,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小伙,年纪应该不足三十,他冲我笑笑。
    一个人出门,不敢大意,我没有理会,转头看着窗外。蓝天,白云,青山,碧水在我的眼前忽闪,跳跃,我决定让我的思绪在其中沉浸。
    “哐当!”火车进洞了。
    窗外一片漆黑,这洞子似乎很长,我转过头,那小伙又冲我笑笑。我看他没什么恶意,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白净的脸,眼睛很清澈,笑起来牙很整齐,一副邻家哥哥的样子。
    “去哪儿呢?”他依然笑着。
    “重庆。”也许是被他的笑感染,我也笑笑。
    “嗯,我也回重庆,我老家贵州,前几天去老家看老母,今天回去上班。”
    “母亲多大?”
    “八十多!”
    一时间,我竟有一丝丝的感动,为他千里迢迢回去就为看老母亲一眼。
    “儿行看里母担忧啊,走的时候老母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吃不饱穿不暖,还为我准备了几大包土特产。”
    说着眼睛里好像还氤氲着一层雾水。他打开包,两块腊肉,几根香肠呈现了出来。即刻,那种浓浓的家乡的味道充盈了我的鼻孔,使我联想到了我的母亲,此刻她或许正坐在柴火旁,看着那为我们准备的一块块正在熏烤的肉,火光映红了她的脸膛,本已佝偻身子坐着更显佝偻了,可是火光在她眼里跳动着,她的眼神也兴奋地跳动着。
    想着这些,我的眼睛也湿润起来。他又打开另一个包,土花生,板栗,榛子,土茶叶,金银花,他一小包一小包地打开,仿佛在一次又一次地炫耀老母对他的疼爱。
    他抓出一把花生,递给了我:“很土的花生,很香!”我不知为什么,我居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把陌生的花生。也许,我接受的不是花生,而是来自一位母亲的爱。
    花生真的很香。“去重庆干什么呢?”他嗑花生的动作,就是一个农村孩子惯有的,把花生放进嘴,用牙嗑,一点也不优雅,这不雅的姿态反而让我觉得更加亲切,就是一个农村娃,和我一样。
    “去朝天门接我妹,明早五点。”我所有的警惕在这个时候全都消失了。
    “正好我要去朝天门,坐轮船回去万州。”他的这句话,让我没底的心有了底,竟然有人陪同到目的地。
微信图片_20210912113218.jpg
    晚八点左右,我们到了朝天门。朝天门灯火辉煌,可是没有哪一盏灯是为我点亮。
    “你联系了旅馆没有?没有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我有朋友在开旅馆。”我求之不得,因为,在这陌生的大城市,我只有他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可依赖。
    很快,他的朋友来了,和他一样也是一位年轻人,天黑,看不清他朋友的面容。
    我和他朋友帮他把几大包行礼提上了轮船。
   我被带进了一家旅馆,旅馆不大,也许没什么客人,大厅里没有开灯,很昏暗。
    一时间,一丝恐惧爬上心头,可一想到那亲切的“邻家哥哥”,这丝恐惧一下又游走了。
    转过几个巷,下了几道梯,年轻人打开了一间屋子。房间很小,没有窗,里面仅容下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
    我进屋放下行礼,那年轻人也随即进了屋。
    屋内没有凳子,只得坐在床上,那人居然也在床上坐下了!我的心一下紧了!难道是坏人?我本能地朝旁挪了一下,那个也朝我挪几下,刹那间空气中充满了恐怖的味道!我感觉危险在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分明感受到了那人的肮脏和污秽,还有充满血腥的气息。我简单不敢看那张脸,那脸一定是一定狰狞的,邪恶的。
    天啊,那只充满血腥的手竟然搭在了我的肩上!一时间,“抢劫,杀人,焚尸”等字眼齐聚眼前,我惊恐地起身,退到门口。我想往外跑,可是不知朝哪个方向跑,再说,我能跑得赢轻车熟路的那个人?我努力控制自己慌乱的样子,故作镇静地站在门口。
    “怕什么?坐下啊。”那人看着我,眼睛里好像透出一丝凶光。
    看清了,那人确实不是好人:皮肤黑,眼不大,眉尾处隐隐有一处伤疤。
    “那是你的朋友吗,他看上去真是个好人。”
    我开始找话题,“他的母亲真爱他,给他准备了好些土特产——我是来接我的妹妹的,我对这里不熟悉,幸亏他帮我带了路。”
    我的这些话好像有些多余,他没说话,只用手示意我坐下。
    “我是一个乡村学校的老师,才毕业几年,很少单独出来的———你的孩子多大了,在上学没有?”那人仍没有说话,仍示意我坐下,见我没有行动,伸出手,做出欲拉我过去的样子。
    “不!”我本能地摆摆手,“不要过来!”他也许是看到我很抗拒的样子,居然笑了,不过那笑看上去有些诡异,好像早就酝酿好了什么阴谋。
    “我和你朋友一路坐火车到这里,他看上去这么好,我信他,也信你。你就忍心伤害一个这么信任你们的人?”我已笃定他就是一个坏人。
    我的内心狂乱,表面平静,平静地和他聊家常,说工作,谈孩子。是想感化他,拯救他?好像是,也是想拯救自己!他一真没怎么说话,只偶尔“嗯,哦”地应两下。我怀疑他是不是个哑巴,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人,往往心理是扭曲的,天啊,今天真是遇上了?
    突然,他站起来——他要做什么?他伸出了手,是想捂住我的嘴,不想听我唠叨?没有,他把手揣进裤篼,是想掏作案的凶器?不是,他掏出了的手机,难道是想叫同伙?………我的心已恐惧到了极点,我瞬间想到了我那幼小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妈妈!我努力装出的平静和强大顷刻间坍塌了!——我哭出了声!他站起来了!走过来了——他什么也没做,仅弯腰捡起了一颗石子,在墙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一个人出门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遇事打这电话。”
    说完,径直出去了。我真的感化了他?我不及细想,关上门,把床推过去抵住门,睁眼等天明。“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他们俩是不是坏人?或者谁是坏人?
微信图片_20210912113224.jpg

    【作者简介】王帮会,綦江区赶水小学教师,从教27余年。
    爱好写写画画。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只为娱乐自己。曾指导征文多人次获全国奖二等奖、市级一等奖,其中指导《二叔》参加“科技托起梦想”征文大赛获重庆市特等奖,并发表于《綦江文艺》,个人作品《走教》参加建党100周年征文活动获优秀奖。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綦江论坛fans】
发表于 2021-9-12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描写很细腻,仿佛是读者的经历一般。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2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2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2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呢?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5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惊魂一宿,让我晓得糖衣下可能有炮弹,笑脸后也许有尖刀,少和陌生人搭讪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10-26 19: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