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小脚人生-渝南文韵-綦江论坛 - 唯一获得重庆网信办许可的綦江在线论坛社区电子公告牌 - Powered by Discuz!

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287|回复: 2

奶奶的小脚人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9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wx_SnOvVUva 于 2021-9-11 19:57 编辑

爷爷喜欢奶奶是从喜欢奶奶的脚开始的。

爷爷年轻时在当地武装队扛枪,一次经过邻村刘家院,恰巧见刘家的小女在院里做针线活,埋着头,瞧不清面容,是那整齐搁地上的精致的“三寸金莲”使爷爷春心荡漾的。
后来,那小女就成了我奶奶。
“小脚一双,落泪一缸”。奶奶四岁开始缠脚。奶奶的姐姐们因不堪裹脚的痛苦,都偷偷地松裹脚布,最终裹脚不成功,没嫁得好人家。到了奶奶这个幺女这儿,家长们下了狠招: 先用裹脚布里三层外三层缠后,再用针牢牢缝实。奶奶痛得“嗷嗷”叫,那凄厉的哭常惊得老鸦“扑扑”地飞。奶奶的奶奶有些心疼,也只是安慰:“为了将来找个好人户,忍着点。”奶奶的父亲更是直接撂下话:“哭,哭死吆台。”
奶奶的脚缠成功了!那脚不足三寸,再配上玲珑的身材,活脱脱的小家碧玉。奶奶的父母为自己的“作品”甚是满意,女婿是决意要千挑万选了。没想到被我爷爷给撞上了。爷爷开始还是来文的,请媒婆买厚礼,刘家当然瞧不上,爷爷不仅家穷,人还粗野。见文的不行,就来武的!一天夜里,爷爷闯进刘家院,端着枪恶狠狠地站在门口,吓得刘家当场就答应了。
爷爷常年不在家。每次回家,都要给奶奶买绣花鞋:大红蓝纹的,蓝底黄纹的,黄底绿纹的。柜子里放了不少,奶奶却不舍得穿 。奶奶说,看到它们就看到了爷爷,穿坏了就怕爷爷回不来了。
爷爷不在,苦了奶奶。那时孩子们都小,干农活,持家务,全落在奶奶身上。每天天不亮,奶奶就交代好,老大带老二,老二看老三,自己就踏着尖翘翘的小脚下地了。播种,锄草,收割,哪一个环节都没落下。庄稼做得比别人家好,牲口喂得比别人家壮。倒是引来不少人的妒忌,说奶奶一个小脚女人,出嫁时粗活重活啥都不会,现自家男人不在,怎么可能啥都会了,定有野男人帮忙。奶奶一听,放下锄头,操起弯刀,踏起小碎步跑得飞快,跑得耳边的风呼呼地响,一直跑到屋后的高地,举起刀破口大骂:“哪个挨千刀的,再乱嚼舌,两刀砍死你奶奶的!”奶奶站在那个高地,在灰白的天空下,显得特别高大。从那以后,奶奶的耳根子清静了许多。年复一年,播种,锄草,收割,喂牲口,仍件件没落下。
张大娘经过屋门口说:“王三娘,你家的猪真壮!”
李二娘经过田坎说:“王三娘,你家的秧苗真青秀!”
最爱嚼舌的冯四娘经过院子说:“王三娘,你家的玉米棒子个儿好大!”
解放了,爷爷回来了,是瘸着一只腿回来的。干重体力活是不行了,生产队就安排他去晒谷房晒谷看粮。一次,粮被偷了,生产队的说是爷爷偷的,就吊起来打。奶奶不依了,穿上爷爷买的绣花鞋,用她那“三寸金莲”奔走于公社,队里。鞋踏破了,来不及换,脚磨破了,来不及敷,多番周折请来公社里的领导,把自家的凡是能盛装东西的缸啊,钵啊,袋啊,柜啊,都搬到坝里,全空的。家里几间房,包括地窖都翻遍了,除了几件家什,其他什么也没有。那时,娃娃们都还小,羸弱的奶奶,踏着她那尖翘翘的小脚,为爷爷洗清了冤屈。后来,查出来了,是那最爱嚼舌根的冯四家偷的,他家趁爷爷熟睡之际,潜入晒谷房,偷走了两担谷。
奶奶四十多岁患眼疾,没有良医,也就瞎了。中年生我爸,连我爸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可奶奶并没有停止手中的活,依然用她那三寸金莲,从灶前到灶后,从里屋到外屋,从屋檐到院坝,走起路来还带着风,消停不下来。眼瞎起初很不习惯,除了挪她那小脚,还得伸手,用手“看”清前面的路。有时孩子们想去扶她,她总是甩手,说:“摸熟了,就好了。”时间久了,行走于家里那几间房已轻车熟路。有时看到前方明明有障碍物,她却能精确地避开。这下,家人们是放心了。
我出生的那个年代,还是大集体生活。爸妈鸡叫得起床,天亮得出门,照顾我的任务就落在奶奶身上了。我小时候爱哭,奶奶就煨米糊给我吃,用嘴一口一口地喂我:奶奶看不到我的嘴,勺子喂不方便,就先自己喝口米糊,再对准我的小嘴,最后吐进我嘴里。我呢,吃着奶奶吐给我的米糊,舞手蹬腿地笑,喂慢了还哭。听妈说,这样子喂惯了,用勺子喂还不吃呢。
奶奶的米糊很养人,我长得很壮实,特别是那双脚,比同龄人大许多。四五岁左右,奶奶摸着我的脚说:“真是个大脚板囡,要么缠缠。”妈坚决反对了:“母,啥社会了,你的姑娘没有缠,我的姑娘更不能缠。”我的脚就这样放肆地生长,结果,现在想买双合适的鞋子都难。我常想,也许当初听奶奶的,稍微缠一下才好呢。
晚年时的奶奶已步入了新社会,三寸金莲的鞋子已好像绝迹,爷爷也似乎忘了自己喜欢奶奶的初心,多年没给奶奶买鞋。奶奶的鞋基本靠自己缝制。奶奶手巧,虽眼瞎,针线活却一直没落下,那针脚又细又匀。我坐在旁边,笨手笨脚地学着缝,要么被针扎了手,要么把几块布缝扯在一起,要么缝得长一针短一针还歪歪扭扭。奶奶一摸,说:“大脚板囡,不会针线活的话,以后要遭婆子妈嫌哟。”我就坐在奶奶旁边,看奶奶缝。缝完了鞋样,还得绣花样,这时奶奶就叫我给她挑线的颜色,看着奶奶那起起落落的手臂,在空中用彩色的线画着优美的弧线,我竟然忘记奶奶眼瞎近二十年。如果我衣服破了,只要一经奶奶的手,洞就变成了花,彩色的花,我和妹妹就抢着穿。
我学不了缝,奶奶就叫我穿针。我学着妈妈的样,先把线头捻细了,然后对着光穿起来。可我老觉得线头比针眼大。有时明明看到穿进去了,手一松,针就掉地上了。原来,还是穿虚了!“大脚板囡,针穿好没?”“针眼太小了!”奶奶等不过,就自己动手了:只见她先把线头在嘴里微微打湿,再轻轻捻一下线头,把针眼轻夹在左手拇指和食指的指肚之间,右手捏线,在两指之间寻找针眼,一两下就穿好了。我常惊叹奶奶这“盲穿”的绝招,奶奶也不谦虚:“都好几十年的功夫了。我三岁学穿针,四岁学缝补,你太姥姥是缝制的高手,她的姑娘,没有一个不会穿针引线的。”
奶奶越来越老了,走路的姿态也老了,背躬成了弧线,那精致的小脚也已失去了它的光华,走起路来早已不再带风。她经常坐在太阳底下,脱下那双三角形小鞋,把裹脚布给解开。一层一层地解开,最先露出的是大脚趾,尖如荷花瓣,其余几根脚趾陆续被窝到脚心里,变形甚至“融为一体”,脚背高高隆起,脚掌几乎不可见,因走路时,着力点在脚后跟,所以脚后跟最大,大得像椿米的棒槌头,上面堆满厚厚的老茧,我挠它,早已没有知觉。我打来热水,倒上醋,让奶奶的脚先泡一会,妈妈说,奶奶的脚茧子厚,得先用醋软化,好去皮,剪指。我拿出剪子,仔细地清剪着奶奶那嵌在脚底板肉里的四个小指的指甲,用小刀轻轻地刮着那泡软的皮。每每这个时候,奶奶就很享受,兴奋得哼小曲或重复着给我讲狼外婆的故事。奶奶真的老了,老得忘记了我已经长大。故事讲完了,就面向晾晒裹脚布的方向,似乎在看,又似乎在思考,也许,真的在思考,思考她的小脚人生。
几年后,奶奶用她的小脚丈量完了她的人生。爷爷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双精致的鞋子,给她穿上,原来,爷爷从未忘记刘家院子里的“三寸金莲”。唢呐声停在了老家屋后的高地,那里,成了奶奶永远的归宿。
今年,田里的稻花又开了,奶奶的小脚却成了我们永远的回忆。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綦江论坛fans】
发表于 2021-9-10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俺这一生就没见过爷爷婆婆,外公外婆,没有隔代亲的遗憾。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1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奶奶也缠脚,但没成功,所以没有看到过三寸金莲是啥样。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10-24 10: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