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370|回复: 2

走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9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wx_SnOvVUva 于 2021-9-9 13:03 编辑

走教



晨曦。薄雾。山野。鸟鸣。

一辆黑色摩托闪着微光,在灰白缎子上欢快地奔跑。
“大哥,车真稳!”
“嘉陵的,最新款!”透过后颈窝,我分明看见大哥脸上荡漾的笑容。
越往山里走,春天的气息越发的浓烈。五颜六色的野花,一朵,一丛,一两株,点缀在田间地里,小河池边;黄绿,淡绿,粉绿,翠绿,在枝头,在田埂,在大麦地;山里白得耀眼,一片一片的,——是雪!我心里头不禁闪过一丝激动,“这个冬天来得也太迟了!”我埋怨中带着惊喜,我心中纯白的雪,我不止一次地想象过在雪地里的情景,这是一个很纯很美的世界。雪地里有我,不,还有一位穿红棉袄的小女孩,她叫我姐姐,我牵着她的手,向雪的那边走去......一瞬间,我忽地发现了那白生生旁有点点粉红,是桃花!那雪白的,是梨花,开得很繁很艳的梨花!要不是这点点的粉红,这片片的白很是让人生疑——是雪?还是花?
一头牛随主人出现在我的对面,牛蹄叩击着青灰的公路,响声清脆悦耳。它慢条斯理地走着,好象在沉思或正酝酿着什么,忽然,它尾巴一甩,“扑哧扑哧”地,撂下一堆堆草绿草绿的软软的小山来,三个小山,由于走路时身体的晃动,小山摆得错落有致,还微微地冒着热气。接着“唰唰唰!”地上便湿了一大片!空气中顿时显得有些湿润起来,湿润中还带着鲜草的味道。摩托车缓缓地经过它的跟前,我不禁回头看了它一眼,它用一只眼睛也看了我一眼,然后荡气回肠地嘶叫一声,是摩托车惊动了它?还是酣畅淋漓后的一种释放?或是幸福生活的炫耀?

摩托车在一座飘扬着红旗的小屋前停下,不,这不是小屋,这里有六间屋,上下两层。红瓦白墙。学生共二十个,正在坝子里嘻嘻哈哈地闹着。看到我的到来,安静了许多,几个女生挤到一块,看着我,怯生生的样子,这里的老师一挥手,便“嗖”地一下跑开了,转眼全进了教室。
我跟这里的老师攀谈了一会儿后,走进了教室。
教室很宽敞很明亮,男生和女生分开成四排,各自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玩着。我刚进教室,二十双眼睛齐齐地看着我,有惊喜,有疑惑,不管是惊喜还是疑惑,我都看到了里面怯怯弱弱的目光。有位大胆些的女生问我:老师,你教我们吗?我笑着点点头。
我温柔地呵护着他们的自信。
我拿出准备好的水彩笔:“这是学校为你们准备,每人一盒。”大家把背挺老直,像准备接受嘉奖似的。
下课了,孩子仍在教室里仔细地画着。我几番提醒下课要休息,可他们已经被浓浓的艺术气息包裹着,走不出来了!忽然一个男孩子站起来提着裤子撒腿往外跑,他提裤子的劲很大,把屁股勒成两个小半球,定是憋了好久,跑去撒尿了。只一口烟的工夫,那男孩折回来了,回来时是轻松的小跑,一直跑到他的座位继续埋头完成他的作品,似乎完全没觉察到刚才他的举动已惊动了他的老师。
  我走到他的跟前。
一幅手法稚嫩,内容却很丰富的画呈现在眼前。“小哥,帮我讲讲,都画了些什么?”男孩儿羞涩地看了我一眼,指着一片蓝色说:“这是我家的鱼塘,有好几亩呢,爸爸说,是村长叔叔们帮我们建的。”
  “你们的村长叔叔真好!”我搂着他的脖子,指着两层高的白色楼房,“这是你的家?”
是的,才建的,打鱼时,我帮忙卖鱼,建房时,我帮忙搬砖。看,这是我搬砖磨下的皮。”小家伙似乎和我很熟的样子,举着小手给我看。“村长叔叔又来帮我们的,村长叔叔真是好人。”他好像在喃喃道。忽然他转身对着我,说:“村长叔叔帮的人可多了,我们村的哑叔都住上砖房了!”
“哑叔?”
“嗯,哑叔五十多岁了,从小就不会说话,爸爸说没有婆娘跟他,他一直一个人。那些年住在村着的一个荒废的小屋里,晴天在屋看太阳,雨天在屋舀水。每天就在街上东转转西走走,或捡点,或趁人不备顺手牵羊,或天黑去人家地里偷瓜偷菜。自己倒是种了两块土,可收成总不好。”小哥的话匣子好像关不住了,“前两年,村长叔叔带领一群人,帮他建了两大间砖房,还叫村里的篾匠教他编背蒌、鸢篼、筲箕。现在他的编篾技术可好了,听说每逢赶场,他都要卖几百块呢,家里都有车了,嘿嘿,摩托车。”
“这是?”我指着一个低低的,黑黑的,像房子又不像房子的给他看。
“这是我原来的家,现在都变成鸡窝了,里面养了几十只鸡”。说完,他竟“咯咯”笑起来。
好像我们已是忘年交了。
不知不觉,我们的身后已围了一群娃。见我一转身,他们便嘻嘻地跑开。我起身向办公室走去,一群女生在不远处跟着我。我一回头,她们便停下,我说:“来吧!”她们便你挤我我挤你地跟了过来。我进了办公室,他们便把脑袋挤在了门口。
我一招手,那群女生就连挤带推地进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对着一位穿红衣服的女生说。这女生扎着马尾,很象小时的我。
“她叫红英,我叫林木。”一位胆大的女生抢着说。
红英捂着嘴笑了起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红英会唱国歌!,她在中心校读过书。”哈哈,是我的“忘年交”,他也挤在了门口。
“你会唱国歌?”我拉拉红英的手。红英点点头说:“在中心校我是少先队员,我还会唱队歌。”
我建议让红英唱国歌来听,大家都说好。红英忸怩了一下看看同伴们,忽而向我敬了一个礼,很自信地唱起来。虽走了好多个音,吐字也含混不清,却一直很自信地唱着,还用头打着节拍。大家也跟着哼哼唱起来。
“她在中心校读过书!”林木好象很羡慕的样子说,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但她还是重复了一遍。她可能很向往中心校。
“你为啥不在中心校读书呢?”
林木用脚尖摩点着地,来回地摩点着,低着头说:“我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奶奶带我。到中心校读书要坐车,妈妈说我一人坐车不放心,奶奶年纪大了,不能接送我,等我长大了,再到中心校读书。”她忽然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些光亮,不过眼里好象氤氲着一层雾气,重复了一句:“妈妈说等我长大了,就到中心校读书。”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强调“中心校”三个字,她的眼睛没有看我,只瞟向窗外,好象看着远远的地方。在她眼里,那远远的地方,似乎就是中心校。我向窗外看了一眼,除了墙边簇簇金黄的迎春花外,尽是层层山峦。
“没关系了,你们很快就可到中心校读书了!”我看着他们那惊疑的眼神,继续说,“我们学校又新建了两栋教学大楼,是专门为你们建的,以后啊,就没有村小了,全部到中心校接受更好的教育了,这叫资源整合。离家远的同学,学校给你们准备了宿舍,你们可每周回家一次。”
  说完这话,我内心的热血好像在沸腾!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看着我:“真的吗?老师。”看着我很坚定地表决心的样子,大家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有的捏紧小拳头;有的想马上蹦跶起来,有的鲜血涌上脸膛,脸变得通红;有的直接退出办公室,奔向小坝子,似乎在对着天空宣布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大概想着,如果办公室没人的话,这群娃的呐喊声肯定会把这层楼给震碎;我还想象着,他们回家一遍一遍地告诉家里人这个好消息的情景,他们的爷爷是不是兴奋得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奶奶不会喝,是不是在旁边一碗一碗地递上可口的家乡菜;想象着,他们身在远方的父母,放下电话,饱含泪水看着家乡的天空,一声一声地喃喃着:咱娃有福了!咱娃有福了!
   想象着......
     “王老师!什么时候回家,村长说,让我负责捎你。”  
       是早上送我的哥,那哥头顶红色盔帽,手提蓝色盔帽,披着霞光站在办公室门口。那黑色的摩托车停在校门口,在晚霞的映照下,色彩斑斓。

       晚霞。余晖。山间。鸟鸣。

      一辆黑色摩托再次在灰白缎子上欢快地奔跑。是早晨的那头牛吧,它正昂着头,似乎向往着明天更灿烂的太阳。
     “大哥,那大片白是梨花吧?”我始终忘不了最初的白。
     “嗯,是的,那正是我承包的梨园,都出几年梨了,今年梨成熟时,我给你捎来。”
       于是,我又开始想象着,那梨,甜甜的味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綦江论坛fans】
发表于 2021-9-9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爸爸说了:村长真是好人呀!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1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和文字都很好。
【綦江论坛fan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9-28 17: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