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4386|回复: 33

过年记事(四) 黄草纸包的水果糖(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27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2-10-29 22:29 编辑

黄草纸包的水果糖(3)

文/刘小华

       老家宅院边是一弯一弯的梯田,院坝前面瞭望对面的远山,一笼笼墨绿的松林散落山野,郁郁葱葱,没有树木的地方是黄的土地。错落叠嶂的山峦,层层的梯田,顺山势缓缓往上,背景是一道起伏的山脊。土墙墨瓦的院子坐落在田塝的尽头、土丘边,或隐进山林里,有的清晰可见,有的露出房屋的一角,早上、中午山里依稀升起寥寥炊烟,夏天涨水山崖陡峭的地方看得见飞瀑泻下。
       往右斜方看去,又是另一番景象。对面那山脊下滑,半腰里横出一道和我们这边相平的山梁,平阳的田畴,山坳隐隐,大大小小隆起的丘峦,渐渐的往远方延伸出去,消逝到淡淡云雾的天边。
       山崖下是河沟,将我们这面和对面隔成了两个公社。小时候地域心理很强,河沟的那面像是另一个王国,我们很少到那边去,但河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那里是童年的乐园。沟里满是冲刷得溜光细滑的乱石,溪水在石头间流淌,潺潺的水声是大山弹奏的悠扬乐曲。儿时和伙伴去崖下背生产队分的红苕,下山崖割猪草,都忍不住要到河沟搬螃蟹戏水。
       小时候我常常看对面远山的景色,越看越觉得像画一样的秀美。那山的深处,看不见的地方还有我们的亲戚,我到过那里,那情景还残留在遥远的记忆里,就是我们院子这边几户人家一起去四舅公家。
       三伯娘、幺婶也去,几户的大人娃儿吆喝着,把门关好,圈里喂的猪要多舀两瓢猪草到槽里。“这个,硬是全部人都去了,都还不好得咯!”三伯娘拍了拍肩膀理一下才换的衣裳,看见幺婶,拉着脸像是自己说来自己听。“管它的,洞门边,看得见,路不远的,吃了午饭下半天就回来。”幺婶笑了笑声音细小,显得很轻松的样子。二伯三伯,幺爸没一起出门,院子侧边往河沟走的田塝上,一路的人前前后后拉得很远。
       我和堂哥们一起下崖,过河沟上对面的山坡,进松林里,出来又走田间小路,往几坐院子的侧边过。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新奇,也走进了先前看见的画的世界里,身心侵染了乡间的景色,融在小路山坡上。旁边一起的堂哥,在我的眼里已经是大人了,他们一路说话都不张扬很亲和。
       上到一方平的田塝,前边就是舅公家的房子了,眼前弯弯的田垅像我们那边的田塝一样,比我们那边的地势还要平缓。两边有水汪汪的冬水田,刚才上坡走的蜿蜒小路到了这里的田塝中间,也变成了大路,磨得光滑润泽的石板东一块西一块的嵌在泥路里。温晴的天空,和煦的阳光,清新的空气,令人陶醉,我的心早已兴奋得飞起来。回头看山谷的那面,我们那里的田塝、山林变成先前看这里的一样,清晰中又恍惚起来,我们的院子静静的,座落在平缓的田塝尽头,显得渺小,看得见三合院敞开的一面对着这边,后面的山变矮了。
       舅公那里是沙地,坝子也全是沙,后面地坝的尽头有土坎,那里显得幽深,有几茏大片叶子的植物,还有矮的棕树。房子是黄沙泥墙,木门框嵌在土墙上,我们去了,大人们在后门里的灶房里忙碌,门口进进出出,屋檐坎下一会儿又有人走过。前门泥巴地面的屋里,四舅婆坐在上方的凳子上,说话滔滔不绝,语气有高有低,三伯娘婶幺都听她说,偶尔插两句嘴。
       舅婆家也有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有一个比我矮,是舅公的孙子辈,头上生了一些疮,不多说话,却很机灵,和我们一起耍自然也是很兴奋的,带我到没去过的地方、坝子的角落,看那深处的植物。第二天又到田塝上有石滩晒谷坝的人家那里去玩,这天也是阳光明媚,阳光撒在田野上、黄沙的地里,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絮,我们在田坎的小路上跑得飞快,跳着蹦着,到了别人的家里,又静下来不多说话,只是听那里大人谈些什么。正月间那家也有客,有一些人大概是这里的邻居,也许是生产队来这里闲坐的人。有一个女的,个子不高,看起来身子柔弱,穿得也不整着,说话有些斯文,背上的布兜里一个奶娃儿睡着了。旁边有人议论,说她嫁给了一个知青,知青我们那里也有,那几批是重庆上来的,有人说那个男知青讲文讲武的,话又多,现在又不知到哪里去了哟。
       说话中一个妇女要走,是这家的客人。主人家挽留:“你还在这里耍天嘛,正月间坡上又没有多少事情要做。”这是农村妇女留客常说的话。
       “都在这里耍了两天了,该转去看一下了,紧啷个耍起不是个办法啊。”客人声音大。
       “就在这里还耍天,明天走,明天吃了午饭不留你了,你啷个这样忙嘛?耍天都耍不起,硬是的!”
       正月间农村到处都有这样的声音,像是一味编好的话语,主客间说起来很顺口,声音大腔调拉得很长。我坐在一只矮板凳上,两手撑腮看着他们。
       “屋头离不开呀,大人娃儿的要吃饭,没得人煮。”
       “他们各人晓得煮撒,你硬是怕把他们饿到起了哟。”
       “我要转去了——你看出来两天了,屋头还有几头张嘴货(指喂的猪),都张起嘴巴要吃呀,我转去到坡上办点来喂,怕是饿叫唤都要翻圈的了。”
       “你们隔壁户的看到你没有转去,都晓得舀几几瓢给它吃哈,你不要焦心。”
       主人家一边拖着声调回应,一边在屋里收拾家什做自己的事情,但客人是坚持要走,是定了心的。
       “你看,恐怕隔壁户没有舀给它,硬是要翻出来吃别人家坡上的庄稼了,你看囊个办啊!你就不要留了,你把包包拿来。”那妇女的语气越来越坚决,看来是留不住了。
       “硬是耍天都耍不起,要留你耍天哟,你硬是忙。”女主人进里面一间屋,拿了装人亲糖的包包出来,“你看,等你来的时候拿它囊个多东西来,回去的时候就空起个手。”妇女嘴里说着话,送客人到地坝边的大路上了。
       到四舅公家的那天下午,三伯娘幺婶她们要走,要回去,四舅公四舅婆两个老人使劲挽留,到了地坝,拉拉扯扯拽住衣裳,两个舅舅,舅娘也出来拉,说难得来一回,难得看到,硬是要把我们留在那里。三伯娘、幺婶嘴里还是那些屋里走不开呀,要回去,没有人照看屋怕强盗偷的话,舅婆说:“你们那里一大院子人,怕啷个哟,又喂有狗,有人来了,总要打个响声啥,你那几间屋,怕人家给你背去了呀?”三伯娘嘴里又说些猪呀要吃东西,要回去办点来喂的话。我们要包包,他们怎么也不给我们,三伯娘去屋里找没找着,舅婆他们说“包包藏起的,哪里去找哟。”包包不拿给我们,舅婆他们是一定要留我们。那年月农村人一个布包包也有用舍不得丢,客人要走主人家不拿出来,藏起来,一心一意要留客。
       舅婆他们全家人在坝子一定要挽留,我们一大家人也在坝子做好了要走的准备,坝子里声音响亮,在院子里、下边的水田飘荡开去。挨连的人家也没来看稀奇,留客的事也许在他们家也有过,是见惯的,他们做着自己的事情,在街沿坎搬干柴,家人闲坐在屋门口说话,眼睛只是随意向坝子这边瞟两眼。
       舅公他们舍不得我们走,在坝子扯了好一阵子,我们又回屋里去了。
       晚上我们人多,舅婆他们那里的歇处不宽敞,要挤着睡。传统的风俗大家嘴里没说但都明白,客人来了,只是女客一起睡,男客一起睡,不能一家去了两口子在主人家那里住一间屋。安排女客去睡的歇处太挤,舅婆他们也说些客气的不好意思的话,伯娘幺婶说没什么,“一间铺可以横起睡了哇,俗话说的,一根扁担都可也睡十二个人嘛。”我还是没满十岁的小娃儿,挨着三伯幺婶他们,挤到床里边的墙壁上去了,舅婆三伯娘幺婶他们大声摆着“龙门阵”说的事就像在眼前亲眼看见的一样。我第一次好久没睡着,在家里我一上铺就睡死了夜间从来不醒,但和三伯娘幺婶他们一起的那晚,半夜醒来,屋里声音还很大,舅婆三伯娘幺婶她们摆农门阵的声音还是那样旁若无人,脆生生的描绘着她们的事。
        ……
       去舅公家也是遥远的事,印象中也只去过两三次。那些年舅公正月都要到我们院子里来,黄草纸包的人亲糖要提好多封,一家一封,每户都送。多在三伯娘幺婶家吃饭,我也和舅公一张桌子吃过几次饭,舅公给我的印象身子发胖,年纪大了,说话都有些不连贯,有些模糊了,平常有流鼻涕的毛病,浓涕随常挂着,吃饭时更是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汗的揩,桌上吃饭的人也没说什么。
       后来的那些年也没看见过舅公来我们院子了,我在外读书早忘了问起,舅公大概早已过世了。
       好多年后我回老家,站在院子前边望对面那些葱茏的山,田垅,土坡,土墙瓦屋的人家,蜿蜒起伏的山脊,山的那遮掩的地方还有我们这边几房的亲戚。到那时我也还没完全确定是怎么一层亲戚关系,只是心里的一些推断,去问父亲,父亲隐隐约约说山的那边还有他们的两个老表。我一直对父亲的表亲印象不深,好像他们没来过这边,父亲只是说有一回在我们这边的公社场上看见一过个老表,父亲拉他到馆子去吃饭,摆了很久的“龙门阵”。我去问隔房的二哥,二哥才清楚的说了那是婆婆的老家,一提起四舅公,就说随时都是一副鼻脓口呆的样子,那语气里,记忆也很久远了。
       后来再也没听到过那边的消息。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金钱 +10 收起 理由
綦南黄雯 + 10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2-6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回来 发表于 2012-10-27 10:24
如果不是楼主这些文字,越来越模糊的记忆怎么能让我们重拾旧时的亲情气氛? ...

亲情难忘,常常想起那些亲人们,正月里更是怀念温暖人心的过去,可现在都只有回忆了,儿时的光阴不再,幼年时的人也有好多不在人世了,缅怀那些逝去的光阴,逝去的人…………
发表于 2012-10-27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qjbbs1_12: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过客 + 5 亲,你好快哦~金牌未满,抢到沙发请召唤.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10-27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楼主这些文字,越来越模糊的记忆怎么能让我们重拾旧时的亲情气氛?
发表于 2012-10-2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原创作品:qjbbs1_30:
发表于 2012-10-2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草纸包糖,走人户,出门作客。一包白糖送了一户又一户。历史的记忆,铭心刻骨。
发表于 2012-10-27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字唤起了那些遥远的记忆,这些场景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经历过的
发表于 2012-10-27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qjbbs1_30:
发表于 2012-10-27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qjbbs1_29:
发表于 2012-10-27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发表于 2012-10-27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护花天使 发表于 2012-10-27 10:44
楼主的文字唤起了那些遥远的记忆,这些场景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经历过的

顶这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9-2-22 18:20 , Processed in 0.05267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