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2

我心中的“幺姥子”“幺姑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巴雨蜀风 于 2021-4-1 14:03 编辑

AVSEQ01_2012724144727.jpg       
我心中的“幺姥子”“幺姑爷”
        
                                                    题记: 清明节将至,谨以此文吊念我逝去多年的长辈和亲人们。

       民间的称呼真的复杂、不解,明明是女性,却喊“幺姥子”,不知者还以为是喊的男性前辈。
       北方人喊的姥姥、姥爷,是指我们南方人喊的外公外婆。母亲说我们那方是喊“幺姥子”,至今我也不明白我们那方是指的哪方?我只知道我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
       “幺姥子”是我父亲的妹妹。中年时皮肤白皙,性格开朗,身强体健,水色相当不错。具有中国妇女的勤劳、善良、朴实、贤惠、勤俭,助人为乐、持家有道的优良传统。出门上街身上衣服虽青蓝二色,款式老坎,身上总是整洁得体,谈吐直爽,举止大方。从个人的衣着体现出贤惠娴静。左邻右舍大爷大妈们都说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好人。
        “幺姥子”非常喜欢我疼我,说我是徐家独苗,父亲又去世得早,很遭孽,故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我留着。我也无论寒、暑假都喜欢到她家耍上几天,后来表妹表弟添多,一个个长大了,才当天去当天念念不舍地回家。     
       曾记得,由于家庭清贫,女儿渐长。尽管她有一双巧手料理日常生活,单靠“幺姑爷”一点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确实捉襟见肘,常觉日子艰辛。为聊补家用,便下河坝筛鹅卵石挣点钱补贴生活。
       冬季,嘉陵江退水后有一望无垠宽长的河滩,遍布河沙和鹅卵石。从江北嘴一直延伸到刘家台、廖家台屠宰场那边,我们江北人称之为“碛坝”。
       “碛坝”多沙石,沙石是基建修缮不可缺少的建筑材料之一。闲耍的家庭妇女和无业人员自制简单工具,纷纷到河边筛鹅卵石挣钱,建筑部门定期收购。采沙石的人群多,运输沙石的车辆,建筑队也多。每到洪水未来之前,“碛坝”就热闹非凡,一片繁忙。
       冬天的“碛坝”白雾茫茫,江水凛冽,水鸟儿也冷得不飞不叫。我冻得双手通红,沿河坝趔趄寻找,准备寒假期间帮一下“幺姥子”。好不容易在一个大坑里找着了“幺姥子”,她正与大女儿亚美在挖鹅卵石。身旁架着用带孔的铁皮自己钉做的木架,地上有筛子、冤篼和撮箕,一个秃了的掏耙躺在一旁。
        我赶忙跳进坑里和表妹一个挖、一个装运。再倒在木架筛子上,让鹅卵石顺着带孔的铁皮滚动,分出大小后。再根据大小分类堆放,等建筑单位来人验收、过秤、装车。
       尽管冷风刺骨,人小体弱,但在“幺姥子”柔和赞赏的目光下,在表妹欣喜的关注中却也竭尽全力,越干越有劲。看着“幺姥子”和亚美表妹冻得通红的双手,看着她们手上的冻疮和裂口,不禁双眼湿润起来。时不时幻想等我长大后,挣了钱给她们用,决不让“幺姥子”和表妹这么冷的天气在河边筛鹅卵石,一定给她们买好吃的和穿的,让亚美妹妹穿得漂漂亮亮的。
       “幺姥子”是贤妻良母型,其大女儿也一头卷发娇小可爱。吃好穿好本是天经地义,但在那个物资匮乏,计划经济的年代,票证万能,这些天真想法只是一种自慰的奢望。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相当艰难困苦!
        后来,街道办事处为解决部分困难家庭的生活,同时也改变家庭妇女们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收入。便在街道组织了七、八个妇女成立了一个纸板组,用废报纸和黄纸、稠米汤糊成纸板,晾干后卖给纸盒社攒点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纸盒组地址就选在离家不远的石梯旁(石梯直通重庆十六中学和上横街),房间有十五、六平方米,一间似爷爷般年纪大,呲牙咧缝的木板老房。房内光线昏暗,四周挂满刚糊好的纸板,散发出浓浓的浆糊味道。虽然条件十分简陋,(许多东西都是自备)但大妈们的工作热情劳动态度非常高,整天都是乐呵呵笑嘻嘻的。
       有几次我去耍,“幺姥子”满脸笑容地对我说:“幺儿啦!感谢街道办事处的领导,感谢政府,我再也不用日晒雨淋,口渴腹肌地到河边筛鹅卵石了”。
       几年后这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纸板组经共同努力,做大做强。由糊纸板进步为做纸盒,发展为做纸箱,与大的同行一样生产精美的高档的礼品盒、包装箱。在江北区一百多个街道小厂中脱颖而出,一步步发展成较大的街道企业,后又成为区级纸箱加工厂。我不禁想起了古人那首赞美苔花的诗:“白日不到处,青春犹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是哦!几个不起眼的家庭妇女,在简陋的条件下,拼凑起来,靠勤劳的双手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经一番风雨历练,不断拼博创新,创造了如此的光明和前途,真的可歌可泣哦!
       “不经一番风霜苦,哪得梅花放清香”。后来的后来,大表妹也进了该厂,任供销科长,主持供销工作。她与工人们同舟共济,共渡难关,把生产、供销搞得风生水起,如火如荼。
       我的“幺姑爷”,记忆中还算有点儿精神和帅气!与大多数水流沙坝上的水手一样,喜欢抽两口烟,喝二俩小酒。尤其是有猪耳朵、猪尾巴的时候更是欢喜若狂,勾上二两“八搭二”(高粱酒),眯着眼细嚼慢咽。所以逢年过节的时侯,我母亲总喜欢把猪脑壳上的耳朵和拱嘴给他留着,他也乐呵呵的每年春节后休息时都来我家“走人户”。
        一晃又过了几年,“幺姥子”又添了一女一儿。二表妹一头卷发,小嘴伶牙俐齿,像洋娃娃一样可爱。幺表弟活泼好动,一个逗猫惹狗、上房揭瓦的熊孩子!我家没什么多的亲戚,只有“幺姥子”她们一家人,因此我们三兄弟有事无事常去他们家走动,她们一家过年过节也必来我家走走。
       印象中“幺姥子”的厨艺的确不错!简单的素菜都可以炒得美味可口。藤藤菜梗都舍不得丢,切成小节用盐水浸泡十几二十分钟后挤干水份,再用“胡辣壳”海椒与煮粑的炒黄豆翻炒几下,洒点毛毛盐,一道“幺姑爷”最爱的香脆实惠的下酒菜就成了。(菜名充满了市井烟火气,主妇们都唤着“狗钻洞”,这名称形像又贴切。)他每每下船上岸后,一杯高粱酒,一盘“狗钻洞”,在屋门口一张小方桌,伴着夕阳的余晖,惬意地哼哼川江小调,呡着小酒,数着黄豆。身心的疲惫,满脸的风霜和工作中的一些烦恼,瞬间烟消云散。
        有次我和一个朋友去耍,“幺姑爷”从白沙沱乡场上买了腿肥羊肉回来,“幺姥子”用黄豆红烧羊肉,黄豆软烂红亮,羊肉肥而不腻,丝毫无腥臊味。吃后口留余香,回味三日,我朋友赞不绝口。据“幺姑爷”说她这是用爱心烹调烧制而成的一道家常菜,真的!多年来我一直未吃到这么美味可口的红烧羊肉。
      光萌荏苒,日月如梭,“文化大革命”后我“上山下乡”广阔天地里炼红心,再后来进厂当了三年学工,没多少时间去看望她老人家。直到后来“幺姑爷”和她先后病逝,双双埋葬在南泉花溪河边的小泉公墓里。我选了一个清明节前,在星期天冒着细雨,徒步上山去凭吊。
        望着墓碑上发黄的照片,“幺姥子”的笑容仍是那样醇厚慈爱。一阵悲哀从心底油然而生,悲哀后不禁感到愧疚和遗憾。愧疚的是在“幺姥子”有生之年未能尽好应有的孝道。遗憾的是好日子来了,她却这样悄悄的离我们而去,还未享受到生活的无尽乐趣。还未来得及告诉她:你走后我心中的伤痛和对你的深深怀想…… ……!

人生的途中
如果说“姥”与“子”之间
还有什么纠结的话

那就是怪您,怪您
带走了我生命中的情感
所有的坚强

面对着
您这座小小的坟头
记不清多少年了

我的人生,有迈不完的坎
没有你和母亲的呵护
我周围的世界形同虚设

    2021年3月29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4-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江北县现渝北区就把嬢嬢(姑姑)喊成“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叫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4-15 12:53 , Processed in 0.158824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