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364|回复: 5

江北城-汇川门-大杂院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240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20-9-1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巴雨蜀风 于 2020-9-1 08:35 编辑

微信图片_20200820182958.jpg
江北城-汇川门-大杂院

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
口吃两江水,二十九道门。
半岛称渝中,三呼朝天门,
一眼观两江,南北挑两城

       朝天门过河是江北嘴,江北嘴上坡是老城。老城繁华之地有个中月台,中月台往河边走有一门叫汇川门。汇川门石门不知何时已被拆除,没留下残垣断壁,只留下一段老城墻从江北嘴河边蜿蜒而至洗布塘小学,刚好把江北城围了一半。
        靠近河边,那残缺的城门洞遗址上、连二石垒的女儿墙早已拆得七零八落。有的地方荒芜无人居住,有的地方换成了铁栏杆。我们大杂院几个儿时伙伴,难兄难弟常倚着栏杆,或侃天说地,戓嬉戏打闹,或沐浴河风,看两江水春秋季碧如玉带,夏天又巨浪汹涌澎湃,洪流潮起潮涌,大气磅礴。
        天气晴朗时,看不尽的蓝天白云。苍鹰在天空盘旋,江上汽笛长鸣,沙滩银光闪烁。远眺南山,群山迭翠,八角亭隐隐于松柏之中。不知哪个年代留下的“涂山”两个大字清晰可见,雕凿于山崖之上。
        夏夜纳凉听老人们讲,昔日涂山女嫁与大禹后,大禹忙于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涂山女思夫心切,每日兀立于龙门浩河边呼唤其丈夫归来。久而久之化为一人形巨石,人称此石为“呼归石”。三峡大坝修好后由于此石影响航运被炸毁,沉入江底。
        江中航道线靠南岸边还有一石,形似乌龟。民间称为“乌龟石”。每遇涨水时淹入水中,退水后又露于江面,似在江中嬉游,成为重庆一景。但此“乌龟石”非彼“呼归石”不能混为一谈。这民间传说只有我们居家江边长大的人,才来龙去脉分得一清二楚。
        从中月台下来走完一段石梯, 是林家巷和汇川街十二巷,又叫大阳坝。其实大阳坝不是坝,是一个小巷,而且是个死胡同小巷。若有小偷来作案,巷口有人守卫,就会瓮中捉鳖,令小偷插翅难逃。
        户籍上注明此巷为十二巷。巷里有十来栋五、六十年代的青砖、木板老房子,每栋老房子里又分别住着七、八个小户人家。      
        大阳坝是我儿时的乐园!建二、永明、姜霞、歪哥、四娃子、毛妹…… :……都是形影不离的玩伴。弹玻璃珠子,滚铁环、拍烟盒、玩官兵捉强盗…… ……。虽沒有现在的游戏那样高大上,却也兴趣盎然。常耍得不亦乐乎,耍得昏天黑地,忘了回家,忘记吃饭,忘记上学,忘记做家庭作业。
        那时生活都贫困,孩子们常端着饭碗东游西逛,哪家有什么好吃的都拈点尝尝。那时生活就那么平凡随意,快乐就那么简单舒心,日子又那么恬静悠长,那么令人铭心刻骨。我们虽然吃的是粗茶淡饭,玩的却是随心所欲,悠哉游哉。
        暑天,太阳还未落山,房前院坝刚有点荫凉,大人们便端来冷水泼洒在门前。待水干后,地下略有点凉意,便纷纷搬出凉床、凉椅、凉篾笆席。有的拿着蒲扇,端着泡好苦丁茶的茶壶、半导体收音机,或点燃纸制的蚊烟,那浓烈的六六粉味便立刻在小巷里弥散开来。
        夜幕缓缓降落,人们喝完绿豆稀饭,趿拉着板板鞋,摇着蒲扇纷纷在各自门前歇凉。小巷顿时宁静而悠闲,昏黄的路灯下,喜酒好饮的“姚酒罐”就着一盘煮胡豆,惬意地眯着双眼,呡着高粱白酒,哼着川剧,咿咿呀呀地乐在其中。
        我们一群半大熊孩子围在李伯伯周围,听他鬼吹《金竹寺》的传说和《三俠五义》《一只绣花鞋》等故事。有时也吹些鬼呀怪的骇人“龙门阵”,听罢常常吓得一个人不敢走夜路,不敢上厕所,半夜有时被恶梦惊醒。
      夜深了,躺在凉床上,数着天上的星星。夜风拂过,耳边传来谁的梦语呢喃和一阵阵磨牙声。岁月静好,时光怡情,一切洁白简朴,人们平等祥和。
        曾几何时,大院内迁来几家教职工人员,他们的搬来让院内日常生活规矩了不少。也安静了许多,男女老少说话做事不由得变得斯文起来,我们这群少年好像懂事了不少,仿佛都沾上了文化人的气息。
         “臭老九”们的搬来,同时也带来了良好的生活风气和文静的言行举止。他们谈吐文雅,举止得体,有可贵的学习气氛。每当暮霭四起,他们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在十五瓦白炽灯不太亮的灯光下读书、备课、改作业、阅读戓做家庭作业。
        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戴眼镜的高中生孙志伟,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家庭成份不好,但本人尤为刻苦,常三更半夜起床,叽里呱啦地唸俄语。音调时而抑扬顿挫,时而声如鸟语,煞是好听。我母亲常对我说:你听听,你听听,啷个不向孙大哥学习,人家虽然出身不好,学习上好努力呀!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后听说他在江北区教育局任职,当了个什么主任。有邻居传言评说,他之所以有出息,是当初他母亲常用那首脍炙人口的古诗鞭策他: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年少不知勤学早,白头倍觉读书迟。

        教师就是教师,教学育人就是与众不同。
       天气晴朗时,他们便搬出桌子写字作画。有个严伯伯是重庆市供销社的会计,两只手可以同时打得一手好算盘,又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常临摹毛主席诗词。高兴时为我们一人写一幅,拿回家贴在墙上炫耀,有同学来时一起欣赏。
        还有一“右派”鄢老师是国画高手,具说与西南师范学院的苏保祯画家在重庆齐名(就是擅长画葡萄的那位教授,人称“苏葡萄”)。鄢老师的竹帘画很绝,他子女说流放改造期间在老家梁平、垫江一带他很是出名,求画的人相当多。尤其是他的宫廷画仕女图,仕女们阿娜多姿,含羞带笑,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花鸟草虫画也活灵活现,那幅《雄鸡啼晓》雄纠纠气昂昂的,恐怕有五、六斤重,肥得很。我们看得如痴如醉,敬佩得不得了。
        尽管如此,也只有他长子鄢采文继承了他的衣钵,当知青回城后在江北区某学校教学生美术,随手涂鸦。
       汇川门大阳坝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十年浩劫”后才知道那群教职工队伍中有国家一、二级教师,“右派份子”,机关干部,民国时期的宪兵队长等等。都是有文化有头脑的高级知识分子。街道办事处的意思是把他们遣迁到巷内,由人民群众监督改造,谁知……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就是同他们家一些孩童友好相处,融为一片。耳闻目睹,潜移默化,才有了后来爱学习,喜阅读,对文学的浓郁兴趣。后来在上山下乡的历炼中也保留了这样的好习惯。
        时光悠悠,往事在岁月的长河里沉淀。一条老街,一群生命中的过客,一座记忆中的老城,常令人怀想,令人梦回萦绕。儿时的纯真,少年时的梦想,青年时的追求,壮年时的拼搏,如浮云神马,渐行渐远,烟消云散。
        老城改造后,追忆和念想仍存留心间,一些人和事时不时萦绕、回放,叩打着我的心扉。江北老城
如今已打造成江北区商务经济中心,那片熟悉的土地在改革的热潮里,在祖国如火如荼的建设中日新月异,旧貌换新颜,搭乘着直辖市的巨轮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20-9-1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志愿加入水神吧酱油党,围观楼主搞基,挽回楼主尊严,履行回帖义务,保证经验收入,积极前排求粉,信誉有粉必回,人人粉我,我粉人人,为打酱油事业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粉和酱油牺牲一切,永不潜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20-9-1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20-9-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德馨,水军被感召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2453 天
连续签到:37 天
发表于 2020-9-1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shiguangdeyinjidoukezaixiangyingdedifa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240 天
连续签到:1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9-2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妞 发表于 2020-9-1 11:18
shiguangdeyinjidoukezaixiangyingdedifang

版主,一串字母,看不懂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0-9-22 12:47 , Processed in 0.06921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