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456|回复: 13

文学,我生命中的阳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9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dreamerpass 于 2019-9-29 15:47 编辑

文学,我生命中的阳光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70后。文学最早的萌芽应该是从小学班主任的一句表扬开始吧。大约四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父亲》。我写到父亲是一名石匠,由于经常用手搬动巨石,大拇指较其余手指用力更多,与常人相比大拇指便异常地往后翘。另一个女生好像写她搬动一百多斤的石头去砸一条蛇。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由此夸奖我观察仔细,说那个女生所写的不切合实际,一个只有几十斤的瘦弱女生何以能搬动一百多斤的石头?幼时家境非常贫穷,那个女生的经济条件更是我家无法比拟的。那次对比式表扬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由此激励着我看更多的书,写出更好的作文以博得更多的表扬。
    那些年虽然贫穷,家中还是不断有连环画之类的书,主要原因应该是三个哥哥通过各种途径换来的吧。后来随着大哥考上师范学校,家中逐渐新增了一些文学类的杂志。一身褴褛衣服的我在学校无以显摆,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自卑,在家中常遭受到由于生活艰辛而加重了坏脾气的母亲的责骂,唯有读书,逮着什么读什么,在别人或悲或喜的故事中,自己敏感的心灵可以得到最大的慰藉。父亲在牛圈和猪圈之上架几块木板,堆放柴禾、稻草、玉米秸秆什么的,类似于一个简陋的阁楼,我常偷偷夹一本书,躲过母亲的责骂,借着柴草堆什么的掩护,在几十分钟到几小时不等的阅读中感受着上天投射过来的那缕无比灿烂的阳光。
    进了初中,我的作文基本上都成了老师在课堂上评阅时念的范文。印象很深的一次是读初一的时候,管教室门钥匙的同学迟到了,我为了出风头(不显眼而又不甘心遂出此下策),第一个从窗户翻入教室。那时的教室简陋,不像现在的玻璃窗,插上插销连一只苍蝇都进不了。那个窗子就是在土墙上开一个方形的孔,外加一个木框,几根铁棍漫不经心地在上下方的木框中立着,用不了太大的力那比我还弱不禁风的铁棍便可以弯出你想要的弧度。翻窗入室的后果就是写检讨,写完还亲自上台念,如此表明进行了认真深刻的反省。我不记得自己反省得到底深不深刻,我只记住了老师表扬我的检讨写得好,有文采。这句表扬把我主动出风头,写检讨当着全班念的那一丁点儿屈辱荡涤得一干二净,甚至走下讲台坐在座位上便开始有点飘飘然了。
    随着三个哥哥相继考入学校,跳出农门,捧上“铁饭碗”,家中的书日渐多起来。第一本吸引我的长篇小说是张扬的《第二次握手》,那是教初中的大哥从学生手中没收的一本小说。物理学家和医学教授之间高尚真挚而曲折的爱情悲剧深深攫住了我的心,夜深了我躲在被窝中看,几度泪眼婆娑,大哥上楼梯的脚步声也未让我的目光离开书页哪怕一秒钟。毫无疑问,这本书书再次遭受到没收到的命运。当然不甘心的我很快想方设法偷出来看完后再把它放完原处。初三的时候,课堂上看《当代》类的文学杂志被物理老师逮个正着,罚扫地一周。晚自习捧一本小说(大约是琼瑶岑凯伦类的言情小说,或者是梁羽生金庸类的武侠小说)看得津津有味,下课铃声响了也不舍得回宿舍,得到不明真相的老师高度表扬。大量阅读之余,难免也用拙劣的笔涂涂写写,模仿那些出书的作家,用一个专用的小本子取名为《蓓蕾》,类似于书名,把所写的文字誉抄其上,辑集成册。那时少女怀春,喜欢同样爱好文学的年轻的语文老师,便写了最早的情诗假装不经意地穿插在其它文字中,鼓足勇气登门把那些少女的小心思透露给他。我那爱好文学的语文老师很是高明,着重点评了《蓓蕾》中另外的笔墨,对那几行特别的文字却轻描淡写带过,让我在追梦和青春期的懵懂情感中继续得以健康快乐地成长。
    第一次发表文章是在考入卫校后的第二年,1992年。那是省级期刊《当代青年》的一篇征稿,名字叫我《我心目中的编辑》。我综合各种小说中看到的女主角的形象写了一篇我想象中的女编辑的文章,一投而中,不久不仅寄来了汇款单(伍元),还寄来了杂志社全体编辑的照片。当时因为兴奋过度,竟然把伍元看成了五十元,在邮局领到现金时因此有小小的失望——文字竟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值钱。
    之后参加工作,自考,考研,结婚生子,一路走来,看文学类书籍的时间大大减少,写作的坚持也仅限于日记。直到綦江区作协(那是叫綦江县作协)成立之初得到朋友邀请,投递了申请后加入,和许多优秀作家朋友们的大量接触,耳闻目染,再次把内心沉睡的文学之梦唤醒,开始断断续续写点散文、诗歌之类的文字,多限于自娱自乐。偶在《綦江日报》、《綦江文艺》、《零度诗刊》、《重庆科技报》上发表,也偶有区级、全国性征文获奖。2014年我深爱的大哥患上癌症不幸离我而去,让我感到离我极其遥远的死神竟然近在咫尺,在伤心欲绝之余我迷茫,恐惧,不知所措。是文学,让我不再随时随地落泪;是文学,让我再次感受到阳光的温煦可人;是文学,让我不再沉浸于深深的悲伤和恐惧。那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网校小渔村,从对联基础知识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诗、词、曲、赋,并相继毕业。后有赋作发表于《綦江文艺》,也分别参与过对联、近体诗、赋征文的评阅。
    文学给予我的同我在文学上的付出相比,我一直有愧。读书写作,以前我遵从的基本是实用主义。我把文学当作生命中最大的安慰,最好的朋友,却总是在我需要倾诉的时候,需要安慰的时候才想起她,犹如在阴霾中寻觅阳光,在阳光下却如久处芝兰之室,不闻其香。好在随着年岁渐增,阅历渐长,我终于意识到文学之余我的不可或缺。不再是为了一句表扬,赞赏,不再单单是寻求安慰,也不再是阳光下的浑然不觉。现在的文学,可以说几乎是阳光、空气、水之于我,是深处其中的庆幸,欢喜和愉悦。由于没有殚心竭虑地想要发表多少的强烈欲望,也就感受不到来自文学的压力和辛苦,只是不可一日无书,数日未写几行哪怕是绝句或打油诗,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套用钱钟书《围城》中的一句话作结,圈外时未充分感受到她的魅力在圈外徘徊,圈内时深觉值得拥有不愿稍有分离不能分离。是故,文学,余生是你,长伴左右。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钱 +20 收起 理由
踏浪而歌 + 10 赞一个!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静然 发表于 2019-9-29 21:08
文中作者的“窃读记",刚好引起了我的共鸣。只是我没有作者那么上进,说是喜爱文学,可惜没有长期坚持。 ...

同道中人,谢谢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9-2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轩 于 2019-9-29 19:33 编辑

发表于 2019-9-2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5_693:很是佩服楼主深厚的文字功底
发表于 2019-9-2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5_693:很是佩服楼主深厚的文字功底
发表于 2019-9-29 2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作者的“窃读记",刚好引起了我的共鸣。只是我没有作者那么上进,说是喜爱文学,可惜没有长期坚持。
发表于 2019-9-29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师学习!
发表于 2019-9-30 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9-30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钦佩楼主的勤奋,象我这种懒散之人,真是汗颜。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浪沙鸥 发表于 2019-9-30 08:42
钦佩楼主的勤奋,象我这种懒散之人,真是汗颜。

谢谢沙鸥老师鼓励,俺是笨鸟菜鸟一枚,喜爱文学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行必有我师,我向你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区融媒体中心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9-10-21 07:39 , Processed in 0.219613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