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506|回复: 6

哥在那山唱山歌(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5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巴雨蜀风 于 2019-4-23 12:57 编辑

微信图片_20181223123253.jpg
                     哥在那山唱山歌
               
                             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纪念

                                    安 置

         第二天生产队长把我俩领到一破旧不堪的空屋,见布满蜘蛛网的老墙上题有一行字,“为闯生活走天涯,五湖四海是我家“。看来房主人喝过几滴墨水,在农村不满现状,被好事者忽悠,学古人远游去了。
       房屋不大,分内外两间。外间角落处一斑驳柴火灶,多年不见火星,早已冷眉秋眼,除外,便空空如野了。里间一架长工床,一张打土豪分田地时留下的书桌,一个双人木条橙,俩人坐在上面彰显出亲密无间的情感,令人联想起旧书上小姐与长工幽会时的场景。
        生产队长热情地帮着架锅支灶,随即抱来一堆农作物藤蔓和树枝杈杈。又不知从何处佬来一袋大米,拎来一瓶菜油,一包食盐,(当时知青头三月特供为大米30斤:菜油半斤,生活费2元)说是晚上自己生火煮饭。
         尽管作为生产队“领导”,个人形象不太好,在接待知青方面还是尽心尽职的。
         随后,他又把我俩领到屋后边,指着两三分菜地,“这是你们的自留地,可种瓜种菜”。望着刚出土不久的四季豆秧苗,不由得哈!哈!我们现在也有地,当“小地主啦”……!
         小山村的夜晚令人忐忑不安,山风吹过,不知名的夜鸟草虫怪声怪气啼叫,竹叶稀里哗啦喧响,乍听仿佛是恐怖录像的配音。
         铁锅没治好,煮出来的饭是浅黑色的。菜是邻家罗大哥端来的“老梭边”。(笋壳青菜叶腌制的咸菜)勉强吃了两碗,便洗脸洗脚上床胡思乱想去了……。
            ……天台乡的女同学们,你们安置好了吗?今夜是否害怕?是否想家!青坪公社的男同学,今晚月光真好,“赶快上山吧!勇士们”,唱一曲《草原之夜》,托风捎给心中的姑娘……!
        长夜难眠,迷糊中谁家的鸡又叫了。
       天亮后起床,农民早已出工。喝了几口冷水,然后冷水洗脸,冷水刷牙。几个小屁孩远远地看着我俩如何挤牙膏,如何用小刷子把嘴巴捅得白泡子翻翻的。那惊讶的神色,就像如今看见小燕子与五阿哥滚床单一样。
        一会儿,住在方沟院子的莫大爷叫大儿子莫成福来喊我和建二去吃晌午。
       顺着山路走了约十几分钟,便到了荒沟莫家大院。莫家大院可能是土改时分的浮财,进门是堂屋,堂屋堆放着各种农具和几堆柴禾。过了天井便是正堂了,正堂中央靠壁是神龛,供有天地君亲师的牌位,香炉余灰堆积,青烟袅袅。一旁除了方桌条凳和躺椅之外不见其它物品。两侧是几间厢房,是莫家大小十几口人的起居室。
        莫大爷也不过五十来岁,对人憨实善良,口碑极好。是生产队的保管员,又是全大队的首富,很是操得出来。
        中午是纯白米饭(由于待客,红苕极少),菜是老腊肉、腊香肠、几大碗时令蔬菜,一钵滑肉汤。所谓华肉汤就是红苕粉和腊排骨捏合成大坨小坨的形状,汤不算鲜,但其腊排骨啃之有味弃之不舍,感觉还可以。道是老腊肉印象特别深刻,肥而不腻,大块、厚实、挟在竹筷上,油汪油汪、闪悠闪悠的,狠吃了几大块。炒腊肉的大头咸菜也香脆微甜,是下饭的好菜,没想到今后大头咸菜却成了我们饭桌上的常见菜。
        晚上在沟院坝开了个简单的欢迎会,主持人生产队长张明礼用粗俗的当地语言,作了热情友好的讲话,介绍了整个生产队的情况。
生产队领导班子由三人组成,队长张明礼负责抓生产,副队长周XX,抓副业。保管员莫大爷经手种子、化肥,现金进出,(算是肥缺美差了)
    全生产队男女老少约有三百来人,公猪母猪各一头,(公猪用来配种,过年杀了分肉,母猪下崽卖钱)耕牛四、五头,分养在各农家。全生产队分为四个生产组,即:小脚岩生产组,荒沟生产组,荒沟寨生产组和小路边生产组。
        各组设有组长、记分员各一名,记分员兼副组长职能,并享有少量的工分补贴。
        欢迎会将结束时,生产队长一再告诫我们不忘阶级斗争,并号召我们农业学大寨,又鼓励我们扎根农村,虚心接受下中农的再教育。
       会后,不见接我们来的俩位村姑。一打听才知她俩不好意思来,村民们私下里戏谑她俩是“招郎上门”哦!
      没过几天,邻居姜霞和学友林泽俊随第二批下乡知青,混上汽车,路途迢迢来看望我和建二。并带来几枚当初很是时髦的毛主席像章,这像章后来可派上大用场。我们用像章换咸菜,换柴禾,解决了一时的困境。
       刚安置好我们,三批、四批、五批……便接鍾而来。装知青的汽车像除渣翻斗车一样,陆续把“不愿在城头吃闲饭”的男女同学倒在田坎洼地上,转身一轰油门,又屁颠颠的拉下一批去了。
       不久,公社召开欢迎知青大会,公社三巨头,社长,副社长,武装部长同大家一一见面。
       社长自我介绍:“我叫艾光亮,大足县中敖区高坪人民公社艾社长,知青同学们今后若有事无事都可以找我,大家一起共同学习毛泽东思想,共同进步嘛”。
      可能是土音较重,我听成了“癞光亮”,见他满头又黑又浓的头发,怎么会又癞、又光、又亮哦!取的什么名字呀!爱国、爱党、爱人民,难道还要叫我们爱社长?
      副社长姓周,是个驼背,听说是建国初期的老党员,旧社会给地主当长工,长期受三座大山压廹。解放后参加了土改工作队,分了田入了党,是最、最革命的农村基层干部。望着他前凹后凸的身子,试想:若共产党晚一点把他从三座大山下解救出来,他或许早已被压趴了。因此,可见他对共产党格外亲,对毛主席格外爱。
       武装部长黄明亮三十几岁,转业军人,文不能之乎者也,武只会稍息立正。却统领着全社几百号基干民兵,眉宇间正气凛然。叉着腰,脸红筋胀,嘴角白泡子翻翻,挥动着无产阶级专政铁拳,上台来了段毛主席语录“枪杆子里出政权”,伊里哇啦讲了半天,也不知讲了些什么,谁也没在意,懒得听……。
        哇噻!:社长癞(艾)光亮,部长黄明亮,想来高坪公社革命形势将一片灿烂辉煌,前景肯定光鲜无比,明天的日子一定好过得不得了。
        正在放马由缰,云来雾去,胡思乱想,突然有人在门口喊“开饭啰!”大家猛地起身,一窝蜂朝公社食堂跑去。

发表于 2019-4-15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历总是难忘的
发表于 2019-4-15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学习感受那年那月的情景!
发表于 2019-4-15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中国建国时一穷二白,总得要有些经历总结些经验,出现一些现在的人难以理解的事是难免的。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发表于 2019-4-16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6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们关注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9-6-26 13:55 , Processed in 0.21264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