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219|回复: 8

吃饭要知牛辛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4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一潭清水 于 2019-4-15 00:16 编辑

吃 饭 要 知 牛 辛 苦
    我的母亲从来不吃牛肉,哪怕是吃火锅,只要闻到火锅里牛油的气味,她就会翻胃,甚至呕吐。我问她怎么会这样,母亲说:“牛要耕田,挺辛苦的!”
    小时家里穷,一家七八口人的地,全靠一头牛翻地。从读小学三年级起,喂养那头牛,便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每天早上五点过,母亲起床做早饭时候,就开始叫我们五姊妹起床。姐姐们要打猪草,而我,要割一背牛草才能去上学。小孩子瞌睡大,往往还沉浸在甜蜜的梦乡中,就被母亲喊醒:“老三,起床啦——”我迷迷糊糊答应一声“唔,起来了。”用鞋底在木楼板上“啪啪啪”敲几下,模仿起床走路的声音,又闭着眼继续睡去。母亲在楼下厨房听到楼板上的声音,以为我真的起床了,便去叫姐姐和弟弟妹妹。母亲从自己起床就开始喊我们,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才把五姊妹叫得起来。
    起床匆匆吃完早饭,天已经大亮,我便把牛圈旁的尖底背篼背上,再把削镰刀在磨刀石上“嚯嚯”几下,就上山割草。早晨的山坡上,小草吸了一个晚上的露水,叶子长得嫩实实的,一刀下去,露珠簌簌地从叶片上滚落下来,一会就把袖口浸得焦湿。我可管不了这些,割完草还要去上学呢!
    我很会割草。找到一大片草地,我便蹲了下去,把左手的虎口叉开,右手紧握着削镰刀,刀口贴着地面,往一片草的根部“刷刷刷”地削去,割断的草便迅速捏到左手的虎口中,双手默契配合。随着削镰刀的起起落落,左手里很快就握满一把草。不一会儿,一大片草地就被我割得光光的,背篼里的草也越装越多,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割满一背篼。
    下午放学回到家,我把书包一丢,又要割满一背篼草,牛儿晚上吃了才不饿。我那时候还在读小学,很贪玩,每次割草都要叫上几个小伙伴。大家相约来到山坡上,割一会儿草,便开始玩赌草游戏。赌草游戏有两种,一种叫“打马叉”,一种叫“丢窝”。砍三根黄荆棍,成三角型立起来架着,做成“马叉”,然后每个人出一把草,放在一堆做赌注,再远远的画一条界,人站在界外,用手中的削镰刀往“马叉”上一丢,谁能把“马叉”打垮,那堆草就归谁,这就是“打马叉”。“丢窝”要难一些,用刀在平地上挖一个拳头大小的土窝,也在远远的地方画一条界,人站在界外,身子前倾,拿一块公用的圆石头往土窝里丢,谁丢进窝里,输的一个就抓一把牛草给赢家。石头是圆的,土窝又小,距离又远,要把石头丢进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打马叉”和“丢窝”有输有赢,赢了的就背着满满的一大背篼牛草回去,有时候输了一半,便不玩了,很少有把背篼输得底朝天的。尽管如此,没割满一背篼草回去,还是要挨骂的。草背篼上大下小,我就想一个办法——把剩下的半背篼草倒出来,然后砍几根黄荆棍,架在背篼的半腰里支撑着,让背篼下部保持中空,再把草松松地铺在支撑的黄荆棍上面,这样看起又是满满的一背篼。回到家,妈妈见了,总是表扬我:“毛三勤快,又割满一背篼。”我听了一阵忐忑。果然,睡到半夜,牛儿不停地用牛角把牛圈的木柱顶得“砰砰”直响,把睡在我隔壁的妈妈惊醒了,她喃喃地骂牛:“这畜生,恁大一背篼牛草,还没有吃饱么?”我用被子蒙着头,心中暗暗替母牛叫屈。
    时间一长,哄骗的事渐渐被妈妈看出了端倪。有一天,我又玩了个不亦乐乎,背着“满满”的一背篼草回家,妈妈叫住我,把背篼接过去,使劲一按。遭了,露馅了,背篼里的黄荆棍承受不住母亲的按压,折断了,上面的半背篼草也塌了下去。母亲黑着脸,我害怕地低下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母亲没有说话,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母亲才拿着削镰刀,背着背篼离开了。临了,丢下一句:“自己在家做作业!”这时,天已经擦黑,我心中不断地自责——母亲辛苦一天,还要出去割草,我也太不懂事了。想到这里,不禁眼圈一红,忍着眼泪没掉下来。
    天完全黑了,母亲终于割了大半背篼牛草回来了,见我还在油灯下做作业,便叫住我,语重心长地说:“毛三,每天要把牛喂饱!你这样做,真的是吃饭不晓得牛辛苦么!”我愧疚地低着头,母亲又说道:“一条母牛两三千块钱,一条小牛也要七八百块,要是饿死了,哪个来耕田哦。再说,我们家穷,也没有钱再买条牛哦!”听了妈妈的话,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哽咽着:“妈妈,我错了!”
    从此,那条牛在我的精心喂养下,长得油光水滑,膘肥体壮。有一次母亲进牛圈掏牛粪,被牛角打一次,把锁骨挑断了。我当时年纪还小,更不敢进牛圈。所以,掏牛粪的事儿就落到每周回一次家的父亲身上。牛圈里,除了牛睡觉的地方是干燥的,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堆满了牛粪。
    我十二岁那年冬天,家里那条母牛怀孕了,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一条小牛可以买七八百块钱。我憧憬着:虽然多一条小牛,割草会更辛苦,但卖了小牛,可以给家里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呢!于是,我便日夜盼望着下小牛。记得那是一个赶集的日子,一家人吃完早饭,都赶集去了,只剩下我和奶奶在家。奶奶提着一桶猪食,倒进牛圈旁边的猪槽里,顺便用昏花的老眼瞄了一下牛圈,突然发现了什么,然后冲着我大声地喊:“毛三,你来看呢,牛圈的牛粪堆里好像有东西在动哦,是不是牛儿下啰?”我一听,心急火燎地冲过去,只见母牛躺在牛圈里,一坨血色的东西正淋淋漓漓从牛屁股下往外屙,奶奶说那是牛的胎盘。我再往旁边一看,牛粪堆里,一条小牛正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由于牛粪太多,小牛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奶奶说,小牛长大耕田的时候要有脚力,必须在刚下的时候拜四方,也就是站起来,摔倒,再站起来,再摔倒,一共要摔倒四次才能站得稳。可眼下这条小牛陷在牛粪堆里,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办?我和奶奶站在牛圈外,看着牛粪堆里挣扎的小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条小牛可是家里的一大笔收入啊!鬼使神差地,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头钻进牛栏。“我来救你的孩子了!”为了克服对母牛的恐惧,我一边对母牛说着话,一边走近小牛。我用手费力地扒开臭熏熏的冰凉的粪堆,把滑腻腻的小牛刨了出来。我力气小,抱不动,好在小牛有强烈的求生欲望,我半推半抱地把小牛弄出了牛圈。奶奶找来干稻草,让我把小牛身上的黏液擦干净,又点燃了一堆火,把小牛身上烤干后,才把小牛送还给牛妈妈。
    牛圈里,母牛的牛胎盘已经下完,它站起来,来到小牛身边,伸出长长的舌头,砥舔着小牛的身体,一双眼睛望着我和奶奶。此时,我分明看到母牛眼中慈爱与感激,原来,不只是人,动物也是一样,也是有母爱,也是懂情感的。
    现在,机械耕田把牛从繁重的劳作中解放出来。母亲也老了,不再种庄稼了,可是她不吃牛肉的习惯却至今未变。因为在她的心中,牛老了,耕不了田了,我们不能忘本,我们能吃上饭,就要懂得感念牛的恩情!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2_3.jpg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3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綦南黄雯 + 10 很给力!
踏浪而歌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4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
发表于 2019-4-14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5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篇能净化心灵的好文章
发表于 2019-4-15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欢迎
发表于 2019-4-15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纪实,农村生活真实再现
发表于 2019-4-15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那一代人小时候不是割牛草就是打猪草,亲近泥土,鲜活的生活,儿时的情结挥之不去。
发表于 2019-4-15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着楼主的文章,仿佛回到自己的童年,那么鲜活那么难忘。
发表于 2019-4-22 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朴素的感恩之心蕴于字里行间。欣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9-6-26 14:33 , Processed in 0.244467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