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610|回复: 12

夏天的怀恋(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4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8-8-13 09:35 编辑



夏天的怀恋

/刘小华
5


    白天,一挑一挑的秧苗挑到田坎上。秧架是两条宽的竹片做的,新鲜竹子火上炙烤,扭曲翻卷成两只三角形的框,顶上栓到一起。底边叉开,秧头朝里一韵一韵的,装满成绿茸茸的塔尖。站到田坎用力扔,“呼——呼——呼——”一只只撒满水田角落。
    屋边白的李花梨花开的时候,喜鹊就在树上闹喳喳,瞬间斜身蹿下去拖曳黑的长尾巴。栽秧时,山上、竹林的鸟儿啾啾啾”“叽叽叽”叫得欢,画眉蓬松的体型比麻雀大得多,栖在竹林桑树,一对眼睛嵌在头上不停的摆动非常警觉。有大人挑一担秧苗光脚板从屋侧边田坎上的石板路过,鸟儿在枝条上为他唱歌。
    “弓起睡起——弓起睡起——”大清早有一种鸟的声音在众多鸟音中清脆响亮,叫得长长的。大人们说,天都大亮了,不要懒在床上,鸟在催快快起来到田里插秧。
    生产队的男劳力都出来了。院子的地坝、屋边、田坎上挽高裤腿,捋衣袖露臂膀抖擞精神。男耕女织,犁田打坝栽秧搭谷当然落到身上,这时的农村汉子象座山,尽显一家之主的本事。妇女打杂,忙家里。
    七八千年前河姆渡人就种植水稻,养育芸芸众生,生命繁衍。田里栽秧,就像这个季节青草池塘处处蛙春天要涨水亘古不变。一年一年,农人披蓑衣戴斗笠弯腰在田里从远古一直到现在,演绎生命的延续。
    男人们整天泡在田里。拣起秧头,拈开捆的稻草芯,左手拿秧右手分几枝不停的往水里点,快得像只机械手,像公鸡啄米。秧苗分得匀,栽出来的整齐好看。
    有时看他们在田里来回,像一个指挥的将军。
    屋基田在插秧。快栽到屋角边了,水里的人轻松起来,直起腰走两步,站一会。这里水常年关得满满的做冬水田,开春撒谷种。屋角水深,两口圆水缸蹲在那里,院子这边几户洗手洗脚、淘猪草、淘红苕打杂都在田里。隔条檐沟,矮的黄泥墙黑瓦片是大院子一侧的梭厢、偏房,屋檐下有石板路。屋角的田坎边几颗李子树,叶子里的青疙瘩星星点点,不远的土里有株没几年的梨,稀稀落落挂几个。
    生产队有两个过路的人闲站在李子树下,田里的叔伯和他们说几句。几个小娃儿蹲在粘有泥水的田坎上,眼睛看着。
    田里栽的秧苗从鱼塘塆那一头伸过来,像一条条的直线。
    笔直,是毫无疑问的。一块大田,载好的秧苗,竖的方向一列一列往田的那一头,横看也是一行行的伸展,整个像无数事先编织好的小方格嵌在田里,完全一幅美术画,农耕文化显现出来的艺术美。弯弯的蚯蚓田秧苗也要直截过去,遇着田坎戛然中断,像山里人的性格宁折不弯,朝田壁的秧行也整齐。后来无意中听人说起,恍然明白是一味传下来的,窝距行距固定禾苗长得匀,不浪费田的面积,产量高。
    栽秧就成了一门手艺活儿,听老一辈讲先前有卖塆子的栽秧师傅,从坝底下栽到高山,要一两个月。坝底下?太阳落山的时候,空气清朗寂静,远的田坎上有人不快不慢的问几句那里,说话映在坡上很清晰。季节上的庄稼坝低下要先播种,收割也早。出门尽是山想象大山下哪里有平坝?后来留意些听清叫思郎坝,慢慢的才知道是通惠,我们那大山脉下去很远落到最低的地方。
    下到一块田,年轻的后生挽起胳膊田里走来走去,指点目测,好像胸有成竹。一般先由师傅插秧,田的一头选地方下手,栽三列,眼睛不瞄前面,不看后,头不抬只管拣旁边秧头解开,弯腰插秧往后退,一口气到田的另一头才伸起身。一看活脱脱的三条直线竖在田里,边上人都服了,这才叫真本事,栽秧伸杆子,够人学几年。院子里的几个哥儿啧啧称奇说要先吞师傅的口水,师傅没吐一啪口水给你吃还学不到手。田里有了杆子,旁边的齐着栽。院子里的伯伯、幺爸、上点年龄的哥哥,生产队还有一些,都是栽秧的好手,年轻的一范围绕他们转。
    没有师傅,田里牵绳子栽秧。细绳一拉,竖的方向直,横向就凭自己的悟性吧,一不小心到田壁的秧苗就是扭起扭起的。
    我们也跃跃欲试,想去栽秧,农村活儿辈辈传长大都要到田里,但产粮是大事,不允许娃儿去摸。趁没人,坡上割猪草牛草的几个哥儿田角栽几行,秧子歪歪斜斜淹进水里,我把秧苗往水下的泥里按,有几丝往上飘。第二天去看,我栽的好多都浮出水面来。
    有几年,看见田里的知青插秧在拉绳子。那些年,城里的知识青年响应号召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一两年后他们融入农村生活,也要做个能种地的人,举手抬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庄稼汉子。栽秧,他们在平整好的水田里潇洒的踱,有姿势的站。
    燕子也飞来了。天气不冷不热,梅雨季节一双黑的剪羽贴到秧田穿梭,田里弯腰插秧的背上低飞,叫得苍凉,田塝上有了生气。
    院子里的门时常敞开,人们都喜欢燕子的到来。大人挽裤腿门槛进出,泥巴地面的屋里,娃儿欣喜的指着看梁上的燕子筑巢。上坡去了,门掩着,燕子从两扇门的上方飞进来。阴天好多燕子在地坝上边飞,像在瓦片边。小孩仰望就在头顶,拿一根竹竿挥舞,跟着哇哇哇乱叫,看似飞很低却差得远,晃动的竹竿上燕子像没看见,飞得自在。
    栽秧要吃盐蛋,妇女提前备好,没有鸭蛋先去街上去买。当家人早晚泡在水里,禁饿的有麦粑、干胡豆。送到坡上打幺台的麦粑换一下口味,老窖头发好,锅里摊开烙,切成小方块加油炒香。
    田里缺水,下一块田的水要往上送,懒塘湾出去的那口鱼塘要浇到田塝上,拿附水兜来扯水。篾片编的一只大兜,两边栓棕绳,农村是必备的。站到水缺两边,手指扣横穿绳子的竹节,一齐用力,一兜一兜水从下边扯上来。栽秧后的田,一泼一泼的水倒上来,打得水缺边秧苗没了劲样的瘫到水里。
    学校的课本里有幅水车图,田里栽了秧子,挽发髻的农人趴在一根横木交头说话,光腿下脚丫踩,古时像是很普遍。小时候我们那里没见过,后来那些山区也没听说。今天走好多景点都看见水车,增添了诗意。有人指着不知是何物,是不是生搬硬套过来的?
    天公不作美的年份,偏在春末雨水少。田里光滑的泥现出来,秧苗栽不下;泥地龟裂,田塝上还没抽穗的秧子变成白蒿蒿的草,火都飘得燃。庄稼人心吊上来一天天受煎熬,到处都在谈。天天听广播天气预报,看天上起云没有,要挑出一丝乌云来。
    平时就有点神秘,会算的,在院子里掐指头天干地支子丑寅卯,推算一个月才有雨。二伯拖着腔又说起了他以前的枕中记,书里预言好多都是现了的,大概还要干旱两个月,干檐坎妇女阴沉的脸倒凉了一口气,那边头的幺伯皱纹陷得更深。今年的灾荒不知怎么过。



2018723日。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钱 +2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綦南黄雯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綦南黄雯 发表于 2018-7-24 17:33
生活气息很浓。。让人回想起很多年前小时候栽秧的情景

坐在城里回想起小时候,那时候的生活好丰富。
发表于 2018-7-24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发表于 2018-7-24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气息很浓。。让人回想起很多年前小时候栽秧的情景
发表于 2018-7-2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天好热
发表于 2018-7-24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农忙时节感觉就是真正的人间烟火,那的亲切
发表于 2018-7-24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恋夏天!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的生活也忘掉了天气发热,丰富多彩。
发表于 2018-7-2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黑 发表于 2018-7-25 13:36
坐在城里回想起小时候,那时候的生活好丰富。

远去的记忆,总能给我温暖的联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8-10-16 21:56 , Processed in 0.04427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