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491|回复: 13

夏天的怀恋(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6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8-7-6 16:46 编辑

夏天的怀恋



文/刘小华
(4)


    三月,田里的水还有一丝凉意,淌着光亮的水田里就有牛拖着犁慢悠悠的转,田塝上有了一幅春耕的图景。牛拽着一副弯牛角,犟起伸长的脖子,水田里走得稳稳的。
    小时候大人犁田,我在田塝割猪草、平时玩耍,无意里就到田坎上去看。浑浊的水田里牛在前,尾巴一会煽动,驱赶身上的大个牛蚊子,两边鼓起圆溜溜的肚皮。硕壮的后腿水里一前一后伸缩,搅得田里哗哗响。看不见前肢,牛在水里有点像一瘸一拐的。犁田人溅了泥星一个劲的很认真,脸上木刻般清静看不到一丝表情,手上的犁往右偏一会儿又摇一下————”“——嘘——”嘴里一两声吆牛声。
    牛也通人性,到了水的田一角,后面的人一声“哇——”牛听懂话停下来站立,又拖起犁头吆喝一声“转——”笨重的身子很自然的转过来。
    三伯平时不爱吭一声气,不多言语,只是默默的。春耕那些时候他光起脚杆,腰间围一块厚厚的补丁布裙,一身是泥水,一连好多天在水田里趟。有妇女说他很辛苦。
    隔壁户的那个哥儿在院子前不远的水田里,手握耙梳,向水里挖去,掏起一耙泥往田坎上甩。太阳懒洋洋的挂在灰白的半空,旁边的水面反着光,他身上也涂得明晃晃的,隐约的光圈里他个子不高,泥水淹到了大腿上的蓝布裤卷。他挥动大人用的耙梳,每撘上一耙泥都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田坎上的新鲜稀泥好久都不见加长,泥水潭里哥儿像是燕子衔泥筑窝。
    干丘田是沙地,水不深泥土泛白。三月的田坎边,阳光把青冈树叶儿哺育得鲜嫩,我蹲在阴凉的地方看着哥儿。和他说话,他手上的活儿慢吞吞的。一个冬天沉淀,掏起来的泥铺到田埂上白煞煞的,沙的成分多。他做得很细致,一招一式有点儿像闺女绣花。第二道工序用一只木制的泥耙垒平稀泥上的耙梳纹路。泥耙上边一长把,下接一块弯转木板,磨得光滑的板片卷得恰好盖住撘上的田坎,长大后我再也没见过这种农具,记忆力里也稀少,大概没有了。哥儿手撑泥耙,斜起身子借上身的重量滑过去,底下两条紫红细润的腿泥水里轻飘飘的小跑,这活儿做起来很畅快,哥儿像是要把掏泥的沉重全都宣泄得干干净净。木耙逛过后的田坎立刻变得溜光发亮。
    小麦肆虐乡间,冬水田少了,坡上田里到处种了麦子。麦子熟了,乡村路上走到哪里都是遍地的黄,飘曳诱人的麦香,一阵风掠过,田野麦浪滚滚。老农望了这样的景象,脸上都不由堆起喜悦,抿嘴微微点头赞叹。
    麦子收割的季节,又要插秧,芒种前后农村双抢。
    田坎上的人几个一组走着,扛撘斗,拖围席,拿镰刀挑箩筐。坡上活儿多,院子里的人早出晚归。学校也放了农忙假,十多天孩子回来帮大人做家里田间的活。
    “砰砰——”湾里、田塝上响起沉闷有节奏的搭麦声,夹杂大声的说话声,无所忌惮的嬉笑声。麦田里两人埋头割麦,随手放倒搁在浅的麦茬上,身后自然有了两列横的麦把。后面两人拾起,走两步,往撘斗上下轮番摔打翻转抖动,麦粒撞击斗架,飞溅起来振得围的篾席刷刷刷响,又挽麦草,拖撘斗,跟上割麦的人。
    天空明朗,白云飘絮,阳光洒在麦穗上、房屋上、树林里,暖融融的,空气里弥散着橙黄的光晕。四月里麦子收获,大人孩子脸上都有勃勃生气,身上像有使不完的劲,乡村里的每一样景物都充满活跃,到处热气腾腾的。在挽起胳膊戴草帽背草帽挥舞的镰刀里,在男女青年肩上搭毛巾坡上脆生生说不完的话语里,人们匆忙又显得从容的脚步里,田野密茸茸金黄色海洋,像剃头匠手上的刀慢慢划过浓密毛发的头皮,一截截,一溜一溜,弯弯曲曲留下来的是密密点点的麦桩。
    我还很小的时候,到了半上午,看见过小孩或是一个老太婆提上篮子送好吃的到田坎,撘麦子饿了吃一点,打幺台。
    收割后的麦田里常看见有少年游走,有时田里不断向前的撘斗后也有孩子跟着转,拾麦穗,农村人珍惜每一粒粮食,学校课本里、老师经常宣讲要厉行节约。
    麦子收完,田里一两株折断的麦秆,仔细还能找到落下的麦穗,田坎边几缕猪草无遮掩现出来,田里还有浓浓的麦子味。这时,上一块田的水缺有哗哗哗的水放下来,还没淹着,就有牛急匆匆在田里转,一边灌水一边犁干田。牛掉转头看后,强壮四蹄翻转,粗大的纤索,稀落毛发的牛皮间或抖一下。铧下的地晃动,裂开,带着草筋翻转,哗啦啦淌进犁沟里的水腥红。麦子刚收完忙着要种水稻。牛是一年里最辛苦的,养得肥壮,青草不断,吃得肚皮两边看不到牛脚窝。农村人最心疼牛,有的农家要喂米糠,青草里加一点盐,牛吃了有力气。
    中午回家吃饭,牛栓到树下、石头上。太阳暖烘烘的,牛满身泥渍,煽尾巴,前肢突然颤动,轻移,吃少年背来的青草。
    鱼塘弯的两口塘在抠水,一块田一块田的流到田塝上。
    “水来啦——”田塝上的人都在说。高湾山嘴上有水流溪溪溪溪穿过草壁,跌下,唱着欢快的歌奔到田塝。这水从院子后松林间的堰沟放出来,堰沟地势高,森林里有哗哗哗的水响,公社大水库唐家湾、土地河放来的水,要流经几个村,挨远近放水。清澈的水流差一点要装满沟渠,缓缓的,底下的石板看得清清楚楚。
    春耕前,大队就派人走堰沟,扛锄头洋铲检修,看有没有崩漏。
    这几天该哪个村放水,坡上都有人在传,消息很灵通。
    田壁的草也要铲一遍,铲掉一层。水稻要在这个季节生长发育,不留一芥杂草抢地盘与秧苗争肥。田边的草在秧栽下前要遭遇一次灭绝性的轮回,毕竟金灿灿的的稻谷是农人的命根子。偏房的猪圈磨子屋立有一把铲刀,我童年见过。上边一长把,底下一大块生铁打成,刀锋的一边略显凹陷,刃面上大片生铁白花花发亮。长大后看过影视片里的关公大刀,想起小时候农村的铲刀也不亚于一种凶猛兵器,笨重而锋利只有男劳力能使用。站到高高的坎上,隆起肌肉的双臂横下去,铁片划过一扇弧面石头碰着了也要铲掉一层,所到之处草壁光光的。铲过的田塝一壁一壁细腻猩黄,露出了大山的本色。
    三犁,三耙,水田松软;搭田坎,原来的麦田坎加宽增厚,防漏赌缺,蓄得起水。没多久,田塝上、湾里的田修理得光洁平整,水淹着,浑浊发红,只有几点零星的泥露出来。



2018626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30 收起 理由
綦南黄雯 + 10
踏浪而歌 + 10 赞一个!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妞 发表于 2018-6-26 21:24
这文字让人读起如此的亲切。只是现在很少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了。

看不到这样的场面,只有回想一哈。没有别的想事,只有回忆小的时候。望版主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8-6-26 17:21 编辑

农村活儿做起安逸。
发表于 2018-6-2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园生活!
发表于 2018-6-26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字让人读起如此的亲切。只是现在很少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了。
发表于 2018-6-26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发表于 2018-6-26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良田荒芜不少,这样的画面不多见了!
发表于 2018-6-26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发表于 2018-6-28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发表于 2018-6-29 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帖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没有条件去种田了,农村回不去,只有猫在屋里意淫一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8-7-18 05:14 , Processed in 0.05542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