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63|回复: 9

三世只为温香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听说是孟婆感动了,他们才有了永生永世。


— 月下亭 —
贞观初年。
寒夜。
白雪似嫌春色姗姗来迟,
在孤月千里的夜里,宛如青枝上梨花被轻风拂过。
梨花瓣像是有灵力一般,竟随着风摸索着,溜进了红墙绿瓦,闺中小姐的房间。
她的纤纤玉指托着下巴,望着形单影只的月亮,喝起了珍藏的桂花酿。想必这雪花也是寻着味,才瞧见了美人月下独酌这样一幅美妙场面。
听刘府的下人们说,这位阁楼上暗自神伤的小姐是宋府的独女,名唤之念。因为男扮女装跑到私塾里念书,前几日被抓回来了,关在了这里。
之念性子倔,空有了一幅娇弱的模样。除了学会了琴棋书画,还悄悄地学了武艺。
羽珠钗黛眉妆的皮囊下却装着一个心怀天下的灵魂。
终有一日,她也可以出门读书了,不用再待字闺中继续看和她毫不搭调的妇德家规。她溜出府的日子,是她爹娘进京面圣的日子。从地方到京城,来回要好些时日,趁着这个间隙,好好玩个痛快。
恐怕是因为大大咧咧的性格,私塾里没人会怀疑她是女子。同窗们都为了考功名、当状元每日奋笔疾书,忘记了欣赏竹林里的一篇美景,每日总是把那点不好的事情翻来覆去,先生总是不喜欢这样的学生的。
只有宋之念和她的兄长林有笙深得先生喜爱。
兄长有笙是朝廷金紫光禄大夫的长子,性格洒脱正直,做事细致入微。他是第一天领着迷路的之念来先生面前的人。所以有笙常常和之念一起,有时吟诗作对,聊聊家常,像待亲弟弟一般,好东西都给她用,考试前一晚还送了自己的玉佩给她,祝考试取得佳绩。
“之念,月下亭见。”
这是有笙在私塾给之念说的最后一句话。
晚上的时候,刘将军府的队伍就赶来了。
“之念,我来接你回去。”
刘将军三子,刘元谦一袭紫衣,丝毫没有停歇地连夜带着她赶回了府里。
原来,之念的父亲被判受财枉法等多项罪名,即使是被冤枉,也难免经受严刑拷打的苦。
经受着内心的煎熬,之念等来了有笙的信件。
信上说,他能救得出她爹娘,只需要静候佳音。
时隔两月,却只等来了宋家、林家满门抄斩的消息。
孟婆很久没见过这么年轻貌美的女子了。
看看奈何桥上过的,哪有几个出水芙蓉?全都是些穷鬼、憔悴鬼罢了。
之念望着那碗忘忧茶,若是缓缓入口,品尝前世的酸甜苦辣之后,忘却前尘苦忧,连最美好的东西都会化作缥缈。
那红红的忘忧茶,更是一碗毒药,要人们再去经历苦痛折磨。
“喝了吧,了却前世,再无纠葛。”孟婆轻柔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奈何桥。她摸着华丽的发饰,身上红色的披帛在空中漂浮着,张牙舞爪的样子。
“你忘了过去吗?”之念硬生生地问了一句。
孟婆一愣,冷笑了。她的无骨一般轻柔的手,摸着之念的手,妩媚又温柔地说:“我没喝,才变成这幅模样,你喝了吧。”
之念望着碗中的自己,便一跃而下,投身忘川。
她被清冽的河水褪去了手和腿。
小金蛇现。
人世间,两百年一个轮回。
金幸已经守候了两百年。
从喝下珍藏桂花毒酒的那一刻算起,小金蛇已修炼成人。
“小幸子,你再给我说说你怎么死的?”
照顾了金幸百多年的老蛇已经问了无数遍了。前尘往事,总是让老蛇回味,因为它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了很多遍,还是忘了,最记得那年喝下桂花酒,滴在屋檐上雪的血,就像是盛开的梅花。”
金幸毫无滋味地说着,望着倒影中俊俏的自己,已经想不起在等谁了。
“你不是不记得了,只不过是和我一样,投入忘川的时候,那水的威力可不比孟婆那碗汤的威力小。”老蛇一边玩弄着小溪里的鱼儿,一边说着。
“我最近几日就要走了,老金好好照顾自己。”金幸整理了衣衫,竹色轻纱更衬文雅。
“去找那个人吗?你才要好好照顾自己,满身桂花香,招惹一身虫。”
“满身异香的男子,总没见的有多少人喜欢。只不过那人,虽然不记得样子了,但是遇见就会知道一定是他。”
  万家灯火闹春桥,十里光相照,舞凤翔鸾势绝妙。香烟乱飘,笙歌喧闹,飞上玉楼腰。
  闹花灯会上,远处忽见一男子,依旧是俊朗清逸的样子。
  果真,一见如故。
  他前世应该是叫有笙。
  可惜他没有断袖之好。
  一世守候他良缘佳桥。在他旁边的金幸,依旧容颜未老。
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琢。
千万年来投入忘川的人也是不计其数了。
所以难免忘川也有动情的时候。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消磨四肢的人,原形再世。
又是一个冬日,不过没有雪。
竹叶似乎已经感受到春季的到来,悄悄地生出枝丫。
在那竹林深处,有一个月下亭。
月下亭里,有位翩翩公子吹着笛子,身旁的小金蛇缓缓化作美人,似曾相识的模样。
“那日你家族遭蒙冤,本能救你们出来,却被刘元谦一族陷害。没能见你最后一面,你可怨我?”公子说。
“不怨,如果我答应了和他在一起你我满门也不会遭受此劫。”
“听孟婆说,有条小金蛇,前世和桂花酒共泯,我就知道是你。”
“几百年来,浑身的桂花香已经让我受尽折磨,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也注定了被人追捕的命运。”
“曲子好听吗?”
“有笙师兄为我再吹一曲,听完这曲我的功力便耗尽,我们来世再见。”
原来他们这一等,三百年都过去了。
后梁开平二年,唐朝覆灭,生灵涂炭。
这次孟婆没有让小金蛇逃走。
喝下孟婆汤,忘却前尘忧伤。
小金蛇后面还跟了一个人。
下一世,应该会在一起了。
“要不是那年战乱,死伤无数,治理混乱,我也不会帮他们俩生在广寒宫。”
孟婆说。
“当两株仙草也是好的,他们啊,性子太烈,把我的河水都给搅出一股烈酒味。”
忘川说。
“其实第一次见林公子那会,我没给他喝忘忧茶,所以他终身未娶,只守候在金幸身旁。只不过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用意。”
孟婆说。
“所以你千万年间耗损的修为让你一直在这,做个送汤人。”
忘川说。
“你不也一样吗,才一直是忘川。”
孟婆说。
“还不是想守着你罢了。”
忘川说。

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好故事
尽在綦美人·故事汇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山里妞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16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轮美奂的作品
发表于 2018-4-16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
发表于 2018-4-1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码字辛苦了
发表于 2018-4-16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要的文章看三遍。这是见到的第三次发表了
发表于 2018-4-1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第三次了,就不可以复制?码字,谁还有那工夫啊
发表于 2018-4-1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复习第三遍了
发表于 2018-4-1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作品可不一定是文章呢嘿嘿,围巾胸针。。。
发表于 2018-4-16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妞 发表于 2018-4-16 21:27
这作品可不一定是文章呢嘿嘿,围巾胸针。。。

本来就是一广告
发表于 2018-4-16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踏浪而歌 发表于 2018-4-16 20:55
发表第三次了,就不可以复制?码字,谁还有那工夫啊

复制也是一种功夫,也要道一声辛苦,这也是一种美德!  ✔钩起来要考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8-9-26 09:26 , Processed in 0.03239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