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3747|回复: 19

又见椿芽满山坡(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一潭清水 于 2018-4-8 21:37 编辑

又  见  椿  芽  满  山  坡      

    老家土地瘠薄,庄稼长得不好,可椿芽树却满坡生长。爷爷早年栽下了一棵椿芽树,他去世以后,高高矮矮,粗粗细细的椿芽间杂着,竟长满了房前屋后整个山坡。
    “门前一棵椿, 青菜不担心”,二三月份,椿芽正发得旺盛。原本光秃秃的枝桠的顶端,却吐着红红舌头,砥舔着初春的朝露。记得小时候,每天清晨,天蒙蒙亮,奶奶煮好早饭,便踮着小脚,来到屋角那棵最大的椿芽树下,就着低矮的树枝,掰下几颗带着晶莹露珠的椿芽,用清水冲洗后,放进一个大碗里,再烧一瓢热水,淋在椿芽上,上面再盖上一个小碗,又到厨房的墙角,舀小半碗泡菜水,放上一点辣椒做蘸水。做完这些,奶奶才叫我们吃饭上学。我们五姊妹磨磨蹭蹭起了床,一家人坐在饭桌上,面前摆着一大碗玉米粒饭,光见玉米没有米饭,实在令人难以下咽。这时,奶奶把一碗椿芽端上桌,揭开覆在上面的小碗,顿时异香扑鼻,淡绿色的汤里躺着几芽褪色的椿芽。我们几姊妹争抢着,夹一棵椿芽,蘸点蘸水塞进口里,酸酸辣辣带着鲜香的味道便充斥着整个口腔,风卷残云般和着一碗玉米粒饭下了肚。末了,还喝一口椿芽汤,咂着嘴巴,心满意足地上学去了。现在生活比当初好之百倍,就算我吃着红烧牛肉、海鲜,却再也找不回当初那种椿芽佐玉米粒饭的鲜香的味道了。
    80年代初,我正在东溪读初中,土地包产到户,家里的生活刚有点好转,可就凭母亲一双手做七八个人的地,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经济条件还是很拮据。为了供我们五姊妹读书,母亲想出了一个办法——摘椿芽换钱。每到春天的周末,母亲忙完了地里的农活,便要我和她一起摘椿芽。母亲挎着篮子出了屋,房前屋后全是高高矮矮的椿芽树。母亲个子矮,低矮的椿芽她能够摘,高大树上的椿芽,母亲只能“望椿兴叹”了。这可难不倒母亲,她特地用黄荆条做了一个木钩子,遇到够得到的椿芽,用木钩子轻轻一搭一拉,椿芽的枝条很脆,“啪嗒”一声,枝条带着椿芽便断裂在地上。椿芽生命力强,母亲摘下椿芽,断枝插在水田里照样发芽。
    大树的顶端,椿芽长得又大又嫩,母亲很眼馋又没有办法,就该我这个“小猴子”显身手了。爬椿芽树要特别小心,看着很粗很结实的枝干,一不注意就断了,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来可不是玩的。我抱住树干,伴着母亲的叮咛蹭蹭蹭地往上爬,边爬边摘了椿芽往下扔,母亲就在树下捡。眼看树腰的椿芽摘完了,只剩树梢有几颗又肥又大的椿芽。母亲说:“三儿,下来,别摘了,小心树断了摔下来!”我往下看了看母亲,母亲一脸的担心,可眼睛看那几颗椿芽,仿佛在看几张红红的毛票。我心一横,小心地继续往上爬,尽量把身体的重心稳定在树的主干上。我一只手紧紧地抱住树干,一只手小心地向那几芽椿芽伸去。手指已经触到了椿芽的嫩叶,叶片厚厚的,摸起来涩涩的,够到了!够到了!“啪”,树枝断了,伴着断了的树枝,我从树梢顶端重重的摔了下来,摔倒在树下的水田里。树枝压在身下,几朵椿芽露在浑浊的水面上,像盛开的火苗。“哎呀——”母亲惊呼一声,叫喊着,“三儿——三儿——”淌着水朝我奔过来,鞋也顾不上脱,泥水随着她惊慌的脚步飞溅起来。母亲来到我跟前,拉起陷在泥里的我,然后捡起压在我身下椿芽条,恨恨地朝田埂上一扔,嘴里骂了一句“狗日的椿芽——”我看看母亲溅满泥水的脸,满是慈爱和担心。母亲把我搀到田埂上,检查了我的伤势,还好,只是擦破了点皮。我正准备捡起那根椿芽,母亲一把夺过去,“看把三摔的,不要了,走,回家。”
    夜深了,母亲坐在昏暗的灯下,把一篮子椿芽用稻草绑成一把一把的。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要去上学,母亲便点燃一把葵花杆做的火把,然后背起一背篼椿芽上路了。从老家到东溪镇上要走两个半小时,我走在前面,母亲打着火把给我照路。背篼很重,我听到身后母亲沉重的喘息,我提出替母亲背一程,母亲坚决不让。  
    中午的时候,我正在上课。老师说,门外有人找,我出去一看,是母亲。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略显疲惫的脸色透着欣慰,背上还背着那个装椿芽的背篼,但背篼里的椿芽已经没有了。母亲见了我,摸摸索索地从内衣里掏出一个布口袋,小小的,用绳子连在内衣上。然后费力地从布口袋里抠出一叠皱皱巴巴的毛票递给我:“三儿,这是你这个周的生活费,五块八,够不?”我接过那一叠还带着母亲体温的,用椿芽换来的生活费,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今年春节,我陪同母亲回老家去给爷爷奶奶上坟。老屋由于久没人居住,已经破败不堪,只有老屋周围的山坡上,高高矮矮,粗粗细细的椿芽树却长得很茂盛,枝枝桠桠的,遍布了整个山坡。树枝的顶端,红红的芽苞已经吐出星星点点的嫩蕊。我和母亲谈起摘椿芽的事,母亲说:“不记得了。”那沧桑的面容,慈祥中透着欣慰。

评分

参与人数 4金钱 +40 收起 理由
月轩 + 10 赞一个!
綦南黄雯 + 10 赞一个!
踏浪而歌 + 10 赞一个!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9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狂之野马 发表于 2018-4-8 23:50
春芽好吃,但不要多吃。

不能喂马
发表于 2018-4-8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芽那浓浓的香弥漫整个记忆,亲人那浓浓的情浸润心田。
发表于 2018-4-8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位平凡、伟大、感人的母亲。
发表于 2018-4-8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芽好吃,但不要多吃。
发表于 2018-4-9 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欣赏
发表于 2018-4-9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学习了!
发表于 2018-4-9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不错
发表于 2018-4-9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含泪读完,被那伟大的母爱感动。
发表于 2018-4-9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 重庆市綦江日报社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备[2015]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001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003号

GMT+8, 2018-8-15 11:35 , Processed in 0.03572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