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5198|回复: 25

候  爷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50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户

x
本帖最后由 CCYZB 于 2017-8-7 23:21 编辑

候        爷

    能称“爷”的,要么排年纪辈分,要么论资历道行,候爷是后者。称呼前冠以姓,便有些老江湖的匪气,叫也叫出气场来。村里就一个候姓,也不知从哪个地儿迁来的,没有庞大的家族体系和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来路反而有些扑朔迷离,让人难究根底。村子里有人说他坐过牢子,那里出来的人个个都是传说,经不住打听,便没有人敢深究,因此,候爷越是坦荡,在村人那里越是神秘。候爷是个杀猪匠,白猪黑猪,瘦猪肥猪,到了他手里,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变成了一堆肉。由于手法利落,猪肉打理得干净,闲话也不多,十里八村过年杀猪都请他。候爷带着杀气,尽管他的刀是对付畜牲,但也算是半个江湖刀客,加上他的来路之迷,人见了他都是两分敬三分怵。
    平日里候爷很闲。家里种着三分薄地儿,全靠女人打理。女人是个寡语勤快的人,尽管没有婆婆姑子斗嘴斗气的烦恼,但脸上仍挂着一副小媳妇儿的委屈嘴脸,话说着说着就会说痛她,眼泪虽然没有流出来,但你看得到它一直蓄在那里,即便多事儿的女人也不敢去惹她。大家便一致认为,候爷在家仍当自己是爷。
    候爷家单门独院,院子里长着一棵歪脖子树,半疏半稠,稠的一面浓荫得很。女人又在树下种了些菖莆艾草,也种夜来香和紫茉莉,药香和花香把院子点饰得很活旺。常见女人拆了被面蚊帐在树下浆洗,瘦小的身板弓成一只虾,唰唰唰,手上的狠劲儿也不知道是冲着被子还是谁?几只散养的鸡东啄啄西点点,把房檐下女人码整齐的柴草拔得乱遭遭的,也不去撵它,女人知道它们会把蛋悄悄下在这些乱草里,每次只要鸡窝里留一个哄哄鸡妈妈,它就以为没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女人拾了蛋攒着,赶集天拿到集上去卖,有时也给候爷煮两个荷包蛋,但候爷不爱吃那甜腻腻的东西,煮一回骂一回。房檐上挂着两溜儿土烟叶,候爷烟瘾重,两排熏黄的牙齿满是烟垢,和他说一回话相当于抽一回二手烟,好在他俩都少话,女人没有染上瘾。夏天的时候,候爷提了一张楠竹椅子搁院里,每块竹片都浸透汗脂和油脂,那椅子便成了候爷身体的一部分,像悟空拔猴毛变的小猴子,每块竹片都是一个小候爷。女人从来不坐,或是不敢坐那椅子。候爷多数时候展开椅子半躺着,磕了眼,似睡非睡,嘴里叼着一根水烟斗,吸一口,吐一口,他身上的所有动作只有这两个动作看着舒缓悠闲没有攻击力和杀伤力。候爷成了一座活雕塑。女人适时端来一锅煮开的老茶,厚浊浓烈,是去山里自采自酿的,比外国的咖啡还提醒。候爷瞌睡重,浊茶也醒不了瞌睡。遇到路过的村人,招呼一声:“候爷睡得香哩。”“坐下来喝两口。”来人便拉过一张小木凳,很少有不买帐的。两人便说开了,候爷说得少,听得多,永远是耳朵比舌头忙,但他很拿闲话当真,闲话也能把他说急,嘴巴不管用的时候,呼地从躺椅上站起,血色涌上面堂,青黑的血管在两边太阳穴痉挛,硕大的喉结像要突出那张焦黄的皮,烟斗重重地往地上磕,火星子四溅,拿小眼睛盯着你,那个时候,他的杀猪刀是藏在小眼睛里的,而且是两把,盯你哪儿,你哪儿就凉森森的。想来,候爷的女人就是被这两把隐着形杀伤力却不减的刀子调教得顺随乖巧,久了,好像所有人眼里都架着两把刀,所以,女人和别人说话时从来不敢看别人的眼睛,看着就会受伤。这当然是我的分析加猜想。还是说候爷,候爷急的时候说不上话来,肢体语言已足够丰富,来人被候爷这样盯着,有理没理都理亏,在那样的气场里你还敢讲理?赶紧圆话走人。候爷还不放过人家,人走出去很远了,两把刀子还拐弯拐角追着出去,来人的后背直挺挺的,走得更快了。候爷便又坐下喝茶去,把余下的怨气撒在阿猫阿狗身上,小畜牲和女主人都是一副委屈相。
    候爷的营生在冬天。刚刚进入腊月,候爷开始磨刀了,所有的匠人都有一套工具,候爷的工具是大小不同的刀。尖刀砍刀剔刀,对付猪的各个部位各个环节。刀具油脂和猪血养着,漆黑油亮,透着冰冷荤腥的杀气。主人一般会提前三五天预约,说定了时候,刮风下雪都不变了。候爷头上戴一顶旧毡帽,两只帽子耳朵反扣到头顶,头油和猪油混到一起。风大的时候,就把帽子耳朵耷拉下来,脖子上挂一张漆黑的围裙,肮脏皮实,涂着厚厚的油垢和污渍,可以理解为他的围裙实际上由三种元素组成,油垢,污渍,布料。脚上蹬一双塑料大雨靴,靴筒及过膝盖,落地铿锵有声,与瘦小的主体很不匹配,但又让候爷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厚重感,风雨也不怕,妖魔也不怕。候爷这身行头,让他很” 爷”。
    候爷杀猪要帮手,主人家找几个力气大的邻居,把待宰的猪从圈里拉出来,两人拉耳朵,一人捉尾巴。猪知道自己的命运了,平日里的贪吃贪睡这个时候该还命了。这宗不平等的买卖猪当然不答应,惨叫着后退着往死里抗争,但没有用,一猪难敌数人,更何况是有预谋的人。众人把猪掀翻在杀猪凳上,摁住四条腿。整个村子只有一条杀猪凳,家家都借用过,上面的杀气不比候爷的刀子薄。候爷拿一个空盆,加了水,搁到猪脖子下,一手摁了脖子,一手操刀……那样血腥的场面每回都有很多人围观,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个个都很兴奋。在那物资还不是很丰盛的年代,猪肉是最奢侈的食品,即使在外发了横财的人家也不敢天天吃猪肉。围观者像自家杀年猪,想像着那堆肉马上就能冒着热气和香气诱惑各人的胃,便靠饱这点惨烈的眼福占了主人家的便宜。早有女主人拿大锅煮开了水,这边把咽气的猪抬到锅里,开水烫死猪,净毛破肚,剔骨洗肠。我有时也会挤到围观的人群里,我认为捉猪的场面比杀猪的场面更让人受不了,猪死前的挣扎与哀嚎,比捅刀子开膛破肚更具摧残性。写到这里,我也在犹豫,是不是要做一个素食主义者。现在农村还是在以这种方式作为过年的喜庆的前奏,但我是再不敢也不愿去围观了,包括自己老家父母杀猪我也是找了理由推脱回家。我不愿对其间细节作过多的描述,它让我要去回忆更多的细节,细到猪死前那双哀哀凄绝的眼睛,那嘴角吐出的血沫子,那挣扎着从肛门挤出的带着热气的粪便……总之,结局是皆大欢喜的,主人家大碗大碟宴请出力的村邻,连阿猫阿狗都有一份新鲜的骨头。
    我要说的是候爷,不是猪。张家这边刚了事,李家的邀请又至,候爷卯时晨起,子时方归,一个冬天再怎么厚重的油荤也养不肥他。他不肥,女人更不敢肥。
    有一回,听说候爷杀猪出了岔子,岔子出在猪身上。远村一户主家请候爷去杀猪,看着刀子捅进了咽喉,血也流了大半个脸盆,等摁猪的人手上刚卸了劲,那猪竟从杀猪凳上蹦起来,冲着后院林子跑去,血印子拖了好几米,后来就出现了两个版本,有的说猪又给逮回来补了两刀,这两刀就全没了章法,不知是刀子钝了还是心力弱了,一向从容的候爷竟败给了一头亡命的畜牲;有的说猪跑到山林里发出人一样的嚎哭,然后气绝命亡。候爷是知情者,必竟是他的败笔,他不说,没人敢问。人们的联想便丰富起来,多数的说法是要遭什么灾祸,到底灾祸出在谁身上,没人能说清楚,也没有去印证。女人劝候爷找人掐算掐算,候爷不信邪,久经杀场,他的心里防线是很强的。
    第二年,候爷的女人走了,听说得了什么急毛病,那个时候,对救治不了的病统称急毛病。有人便想到了那次杀猪的灵异事件,说候爷命硬,可怜的女人替他背了命债。女人娘家是贵州山里的,发丧的时候一个舅子一个姨子都来哭,哭穷不哭人。女人在的时候,好歹每年会寄俩钱回去,候爷在这方面也很爷,从来不问女人把钱用在哪里,他知道女人有分寸,现在娘家断了财路,哪有不哭的。候爷又拿出不小一笔钱,打发娘家人走了。他拿钱不是因为理亏,而是嫌烦,哭丧的聒躁对于一个刀客是难受的。娘家人拿了钱走得又快又干净,没等到这边的女儿下葬,人就回到了贵州,那死去的女子在娘家得受多大的气和怨才甘愿用夫家受的委屈去抵消?村里几个得力的长者安排着发了丧,候爷膝下也没个子女,不知道问题出在谁身上,自己又不会哭,只有几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儿悄悄抹了两把眼泪,整个丧事清清冷冷就打发了。直到那时,村人才知道女人也有一个正经名字,李小花,命薄如花期。平日大家都叫她候爷家里的,只当她是个附属品,墓碑上”李小花”三个字让她从候家彻底独立出来,好去重新投胎。
    女人走了以后,村里好事者也拾掇着给候爷做过两回媒,当然都是些寡残次品。候爷看也懒得去看,有人便说候爷那方面不行了,爷的名头空了,不男人的也配叫爷?小媳妇听了便哧哧哧地笑,笑得又荤又羞;也有人说候爷怕别人惦记他的钱,其实候爷是个隐富,死去的女人卖猪卖菜,卖鸡卖蛋,攒下了不少钱,哪知道自己无福开销,各种说法都有,候爷还是拿出爷的架式,随他们说去。
    候爷还是杀猪,但出过几回岔子,把自己的手伤过两回,这是主人家最不愿遇到的事,后来请他杀猪的人就少了,候爷开始隐退江湖。
候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条狗养着,浑身漆黑的毛,不带一丝杂色,黑得成了秘密本身,顺便也掩盖了候爷的秘密。听说黑色的畜牲辟邪,候爷知道自己杀气重,他得为自己寻个心理安慰,尽管嘴上从来不承认,那次杀猪的灵异事件给他心理蒙上了一层阴影,也或许还带点愧疚,对那薄命的女人。
    夏天的时候,候爷仍旧半躺在歪脖子树下纳凉,不过浓茶换成了浊酒,只是没有人愿意与他闲聊了,他也懒得招呼。家里的小畜牲都散了,本来就是女人养的,女人走了,它们当然该散,只有黑狗是候爷的。逢赶集,候爷就去街上喝酒,他孤独的灵魂需要在热闹的人堆里淘淘,要不会长霉的,就像女人酿的霉豆腐,那可是下饭的好东西。候爷好烟好茶好酒还好霉豆腐,女人走后,四好去了三好,他妈的女人,惯下他一身坏毛病,洒手就走,这是报复呢。候爷肯定这样想过,从他抽烟的动作里可以看出来,以前舒缓样儿没有了,现在吞吐都恶狠狠的。也或许是抽惯了女人种的烟,别的就不对味儿了。他妈的女人,候爷心里不得劲的时候,经常骂那个女鬼。
    有一回从街上喝了酒回家,一脚踩空了,从两米高的石阶下掉下去,土头血脸,天擦黑时才被人发现,背到赤脚王医生那里,命还在,就是脖子摔歪了,他的话本来就不多的几句存在那里,这一跤摔下去,把不多的几句再倒出去一些,话更少了。村里的女人们便拿此作为教育自己爱喝酒的男人的教材,你喝吧,哪天也像候爷一样,歪了脖子断了腿,看你怎么喝?这话带着恶狠狠的诅咒和夸张,候爷的腿好好的。当然是不能让候爷听到的,至于吹没有吹到他耳朵眼里,就不知道了。
    没有油荤养膘的候爷更瘦小了,成”猴爷”了,只有一条黑狗忠实地跟着他走东串西,但没赶上以前跑半个江湖的风光了。我认为在农村,至少得跑过三个以上村子,才勉强可以叫做江湖,现在更多的时候候爷都在家养着,感谢国家的五保政策为候爷维持着最后一丝爷的尊严,还有那条黑狗,毛色不再光亮,仍黑着,像浓墨,看不出老了几岁,不像候爷头上的白发。有时候,早起做活的人可以看到李小花的坟前站着一条人影,似一棵歪脖子树,风摇风晃的,像附了女人的魂。
    候爷不杀猪了,杀猪刀生了锈,用他砍猪草劈柴禾,刀子改吃了素,候爷的杀气没有了。人前人后人们还是叫他爷,但这声爷里少了些敬畏的道行,是对一个年迈孤独者的同情。夏天的时候,候爷还是躺在歪脖树下,树脖子朝东,人脖子朝西,而黑狗蹲坐一旁,成了一座活雕塑。
62fd6a07-ecf0-46ba-b05c-2d17240aea99.jpg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45 收起 理由
金旺广告 + 10 很给力!
踏浪而歌 + 25 赞一个!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累计签到:50 天
连续签到:1 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天c╳Q 发表于 2017-8-7 11:31
候爷一身的兴衰荣辱,刻划得淋漓致尽,入木三分,佩服大师级别

过奖了,多指导
累计签到:342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来看,写小说你有门哈。要是短点就更好了。
累计签到:240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写得丰满,叙述有声有色,好文笔,拜读了!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7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 收益匪浅,:qjbbs1_9:
累计签到:208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候爷一身的兴衰荣辱,刻划得淋漓致尽,入木三分,佩服大师级别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7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顶下哈!!
累计签到:482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qjbbs1_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2573 天
连续签到:89 天
发表于 2017-8-7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人物刻画真的入木三分。脑海里那雕像般的形象活了。
累计签到:2951 天
连续签到:2 天
发表于 2017-8-7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2269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7-8-7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优美的文笔,非常凄婉的故事,为作者叫一声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綦江论坛 (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10003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200005| )

GMT+8, 2021-1-22 08:56 , Processed in 0.71341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