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江论坛

搜索
查看: 3695|回复: 34

夏天的怀恋(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0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7-7-26 17:05 编辑

夏天的怀恋


文/刘小华
(2)


    院子的前面一塝水田,萦绕平缓的山梁。太阳染过山巅,红彤彤圆盘样的慢慢沉下去,夕阳余晖撒满山间,山路上响起了孩童的歌谣。走过偏远的小路,回头一瞥,田塝上的水田静静的,几片水面泛起锃亮的红光。当天边云彩被涂得绚烂的时候,乡村的一草一木都朦胧在橙色的光晕里,庄稼地的人荷锄晚归。秋冬的黄昏,黑的天幕将要垂下来,山岗和树都淹没在宁静里,这时的田塝大片小片的水面镜面一样映着银白的光亮。夜晚月色融融,土坡边的路上走,偏过头去看田塝,水田反着月光,象是笼上迷离的梦,到了田边,身旁的水里月亮透明得晶莹剔透,水里的月亮走我也走。白天走过田坎,水下的泥清楚没一丝遮挡,空中漂浮的悠悠白云、远的山梁、坡岭、偶尔的几棵树、连同房屋的一角落进水田里,田里的那面真真切切有了另一番天地。天气寒凉了,有的年飘点小雪,田塝上衰草瑟瑟鸟儿寒噤显得孤寂,水田伴着它的影沉静在那儿一个冬里没一点改变,与尽头的院子相守得默契,乡村的日子这个时候总是很漫长,像是一年好多的时间都在这里。
    春天来了,天气明朗,太阳的脸一天一天红起来,晌午的阳光投到水田里,屋边的田坎上瞟一眼当门面,田塝上的水面常明晃晃的刺眼。
    山梁边上有一片狭长坡坎,那里是院子前的一带小树林。一排青杠树挺立在田坎边不知有多少年多少代,粗糙的树纹、道道皱褶、赖疮样的结痂昭示了它的苍劲与倔强。青杠木坚硬不易长高成才,空旷的田磅上一根根颀长的立着,象院子前面不知疲倦的哨兵,人们都不忍砍掉它。树皮坑洼处沁出黑亮的油自然是虫子的最爱,夏天的牛角蜂、甲壳虫毫不领会太阳的淫威,嗡嗡嗡欢天喜地争食养分。林子里也有松树柏树,长得稀落,青黑的枝桠与红红火火青杠丛相伴,落叶的季节那一带满地金黄,女的到这片自留柴山捞松针炸花叶,那是烧火做饭的好燃料。年前男人去那里砍柴,一捆捆青冈桠放到屋边干檐坎。
    枝桠黄叶缝隙漏出田里的泥,树林下有两块田,缠在山梁的侧边,弯曲瘦长得像蚯蚓滚沙。
    山梁的这面是一片湾,我们院子就在上边。湾里地势低,向外平坦开阔,大田一块接一块出去,看了好惹人喜欢。小时候我认定那里是最好的田,后面还有一口大鱼塘。
    远一点的那片田磅,层层梯田,像是我们这边复制出来的,上边的土坡竹林掩映有一处院子。
    湾里的陡坡岩壁有一口水井,常年青汪汪的,供着一大院子人畜饮用。井边大石磨得凹陷光滑,连水田一角,满的水溢出来。傍晚地里收工回来,白天剩余光阴里闲散着歇下来的气息,家家户户要做的一件事是去水井挑水。门口有人挑水桶出来,走地坝,屋边的石板路过团团田延伸到水井,光脚丫踏在还有余热的青石板上,扁担闪溜,碰了头侧身谦让,嘴里只一两句简单招呼。一路石板留下荡出来的水渍。不多时,青瓦上升起了袅袅炊烟,妇女们已经开始做夜饭的事。也看见早上挑水的,迎着朝阳,空气格外清新,直腰杆迈起清晨的懒步,走过竹笼树丛,挑水人连同身后的菜园染上了金色。
    井边一条小路去竹林,杂草漫地里岔小径下到一片水塘,塘壁里也见一眼水井。离上水井不远,这里的水却凉凉的,六月天冒热气,手下去冰浸难忍。院子要远一点,还要爬一截草坡,很少有人来这里挑水,井水做一些农村的杂用。一块石板斜井里,有妇女到这里洗衣裳。水塘有一个惬意的名,懒塘。这里的湾叫懒塘湾,外面一湾大田靠的就是塘里的水源。几笼竹林,裸出的岩石,幺爸家精心侍弄的菜畦,菜地里凸出来的两条黑的大石,湾里土边的柏树,桉树不知名杂树,懒塘湾四季葱茏,夏天里很多时间都是阴凉的。幺爸家蔬菜长得泼辣,番茄引种到我们这里不久,红了摘来就能吃,菜笼里的番茄红得水灵灵,酷暑天坎上石板大路走过的人不经意间都要瞟一眼。
    有些事心里还是有点忌讳,我碰见过湾里的蛇。走到竹林,地上厚厚的竹叶最怕有竹叶青,大人说起过这种隐蔽巧妙的小蛇。懒塘湾埋过院子死去的小娃儿,不知道埋在哪处地方,去那里割猪草,没人走的草、深的刺笼不去。听说竹林的岩壁有一道石缝能藏人,我时常在头脑里构建石隙的里面,懒塘水井洗黄帮帮鞋时,朝树枝草壁上望几眼,没想过爬那里去探视,藏人的石窠可能就在那附近。很早懒塘湾有黄鼠狼,第一次听起有这种畜生,大人嘴里描绘象狗小一点象猫,黄焦焦的毛,专门偷鸡吃,追时快要被捉住了,屁股突然喷一蓬臭气,熏得人要晕,打的人受不了就放弃了。有妇女看见了,补疤衣裳连胸脯一起一伏喘气一脸惊呼说恍了个影不见了,我眼前立刻浮出黄颜色毛的野东西四腿拉长瞬间跃进树丛石隙。后来再没人提起这件事,想起来懒塘湾的黄鼠狼也只象是一个传说,院子里丢鸡的事倒是有。
    塘里的水常年长有黑黝黝的鱼草,好多年没干过,一年里水都是深色的,看了不觉阴冷。伙伴们背猪草背篓常站到高处偷窥,想象那里藏到深水的鱼,晃眼间像是有一条大鱼在草间游,高个子哥儿眼睛盯在那儿看得出他内心的诡秘。有一年放水,孩子们兴奋了,院子大大小小的少年孩童好多天在淹到屁腚的浑浊水里转悠,寻找很难捉到一条的大鲫鱼。
    我还模糊不醒事的时候记得塘坎边有几颗大柏树,树干伸得高,周围枝丫少,冬天有人爬上去剔柏树桠,那些年农村缺柴烧。也不知什么时候柏树没有了,农村里很少留下来的大树木。
    后来的几年水塘也犁转,种上了稻谷,大概是可惜了这片地,懒塘的水不深就是一块田。
    我到外面去了,也读过一点书。这么多年想起懒塘,懒塘湾,才觉得这名字在语文上有几分味道甚至带点诗意。那老家的以前,这地名是怎样得来的呢?



2017710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10 金钱 +20 收起 理由
綦南黄雯 + 10 + 10
山里妞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黑 于 2017-7-17 16:24 编辑
綦南黄雯 发表于 2017-7-11 07:10
懒塘,懒塘湾,,,,这名字真的很特别,很有味道。
感谢阿黑娓娓道来的文字,乡村恬淡生活美妙而让人怀想 ...

没想到当初从老家出来就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啊,现在老家房子也彻底垮了,田土也没有,回不去了。好像成了一个无根基之人啊。想念老家,只有猫在现在的斗室里意淫一哈啊。
发表于 2017-7-10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qjbbs1_9:难得一见的好帖
发表于 2017-7-10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7-10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田园诗,诿诿道来,耐人寻味
发表于 2017-7-10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教书育人写作文,往事颜色今日新。怀念夏天增凉意,一事一景美文
发表于 2017-7-10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事一景成美文。
发表于 2017-7-10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平民生活娓娓道来,亲切感人!
发表于 2017-7-10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如夏天的凉水,清冽,甘甜。
发表于 2017-7-10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发表于 2017-7-10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作者的文笔